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75岁的联合国与多边单边抉择

马晓霖:75岁的联合国与多边单边抉择

9月21日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纪念日,第75届联合国大会首次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举行。除本届联大主席博兹克尔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现场出席外,100多个联合国会员国、观察员国政要和国际组织代表通过云端参与这一盛事。
 
  然而,本该群英聚会、华盖如云的联合国75岁生日却因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而被迫以如此天各一方的形式来纪念。在这个十分困难而特殊的时期,作为主权国家政府间组织的“联合国家”(简称“联合国”)的命运也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75周岁的联合国正面临着单边与多边的选择喧嚣。然而,9月最后一周的联合国大会表明,绝大多数成员国和政治家都认识到,越是艰难越要抱团共存,越是纷乱越要同心协力,疫情之“乱世”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联合国和其他多边机制,需要恪守和倡行多边主义。在大会开幕式发言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俄罗斯总统普京、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等30多国元首或政府首脑致辞,从不同角度强调了联合国的历史地位和现实价值,呼吁加强多边和包容性合作,反对激化矛盾与对抗。峰会通过的《纪念联合国成立75周年宣言》也指出,人类面对的挑战相互关联,只能通过重振多边主义加以应对,新冠肺炎大流行再次提醒人们这一点。在更好地重建更加平等、更具适应力、更可持续的世界时,多边主义不是一种选项,而是一种必要。
 
  9月22日,古特雷斯宣布联大一般性辩论开幕时强调:“我们正朝着危险方向行进。世界承受不起这样一个未来:两个最大经济体以某种巨大裂痕把全球分成两半——它们都拥有自己的贸易和金融规则,以及互联网和人工智能能力。”他呼吁全球在应对新冠肺炎大流行时保持团结,反对民粹主义和“疫苗民族主义”。
 
  古特雷斯这番警告并非没有依据,而是反映出联合国所处的重大危机,即美国正有计划地试图制造两个世界,刻意分裂联合国这个主权国家大家庭,即地缘层面上,试图以美欧国家为轴心建立所谓“民主国家联盟”,推动地球重返冷战时代;经贸层面上,试图切割中国与发达国家的联系,确保美国永远拥有绝对的经济、贸易、技术和产业优势和霸权。
 
  然而,一直以来,中国始终坚持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并以此为基础寻求自身发展探索和开展国际合作,为联合国大家庭的共同进步作出巨大贡献。联合国创建之初,中国的经济总量为263亿美元,仅占世界总量的4%;2019年中国在人口已翻一番的前提下经济总量已达到14.36万亿美元,全球占比为16.58%,稳居世界第二……此外,中国使8亿多人口脱贫,对世界减贫贡献率超过70%,是全球最早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发展中国家。
 
  中国的发展与繁荣乃世界之幸,这还不止于解决自身作为人口大国的生存和可持续发展问题,而且从多方面惠及联合国这个大家庭。自1990年中国首次向联合国停战监督组织派出军事观察员以来,中国军队已累计派出维和人员4万余人次,先后参加26项联合国维和行动,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人数最多的国家,还是维和摊款第二大出资国。根据世界银行报道,中国提出并被联合国及安理会相继纳入的“一带一路”共同发展倡议,将使相关国家约760万人摆脱极端贫困、3200万人摆脱贫困。对于国际争端和热点问题,中国也历来强调以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为准绳,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加以解决,反对诉诸武力和武力威胁,强调多边合作,反对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以及双重标准。
 
  反观主导联合国成立的美国,虽然也为世界战后康复及和平与发展作过重大贡献,包括出台欧洲复兴的“马歇尔计划”并扶持日本重新崛起,一直承担着联合国及相关组织的主要出资角色,并成为世界反恐战争的主要组织方和参与方,但是,美国同时也是破坏世界和平与稳定的重要肇启者或主要参与者。到目前为止,美国仍无法摆脱利比亚、也门、叙利亚和阿富汗等国的战事,并经常对其他联合国成员国进行武力威胁。近年来,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政府公然倡导“美国优先”和“美国例外”,寻求不受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约束的“治外法权”,不遗余力地推行单边主义,试图拆解联合国为框架的世界治理秩序,包括退出人权理事会、教科文组织等联合国机构,推翻安理会核准的“伊核协议”和《反导条约》等多项国际契约,威胁退出世界卫生组织、世界贸易组织乃至联合国,并以恶意拖欠会费等方式对国际社会和联合国大家庭进行敲诈,肆意挑动和制造大国对立,重启“新冷战”并逼迫各国选边站队,分裂国际大家庭。美国的种种行为与其当年牵头组建联合国的初衷及联合国宪章精神背道而驰且渐行渐远。
 
  联合国建立在两次世界大战血泊与瓦砾之上,旨在防止全球再次爆发大面积战争,并引入“大国一致”和一票否决的常任理事国机制。尽管联合国战后未能避免大国驱动的局部战争、代理人战争乃至以因意识形态而起的长期冷战,但联合国有效阻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特别是热核战争的爆发。此外,通过联合国及其附属机构,世界在推进各国人权建设、经济与社会发展、消除大规模疫情、减灾扶贫、保护环境和维护地区和平等方面也取得显著进步。因此,在联合国走过75周年之际,国际社会不应怀疑这个大家庭的重要作用和重大价值,不应有任何推倒重来、另起炉灶的危险想法,否则,世界将被丛林法则和单边主义重新拉回混乱无序和弱肉强食的野蛮状态。
 
  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待联合国。联合国创建之初,成员国仅有50个,全球人口只有24亿左右;75年后,这个大家庭已有190多个成员,全球人口也翻了近两番。不足百年,天下大变,民族独立运动和发展中国家崛起以及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陷入发展相对停滞已逐步构成世界政治和经济重心南移,尤其是中国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深刻改变了世界面貌和力量格局,从而引起美国极大不安和战略恐慌,以维护自身既定利益和霸权地位为诉求而百般折腾,给联合国为基石的国际治理体系带来严重威胁。
 
  冷战结束后,世界遭遇两波巨大非传统安全挑战,一是以2001年“9·11”袭击为代表的国际恐怖主义,另一波是当下波及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在联合国领导和各国努力下,反恐事业已取得转折性胜利,但是,疫情造成的全球性物理和地理隔绝及其“并发症”上升为首要危机,无论是修补断裂破碎的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还是分享抗“疫”经验或携手研制分发疫苗,都更加需要联合国主导和世界卫生组织协调下的全球合作,需要求同存异和同舟共济。为了一己之私和一时之需而鼓吹单边主义并挑动大国脱钩乃至对立是极其愚蠢和短视的,也终将是得不偿失。
 
  联合国改革不仅必要而且迫切。今天的世界,很多挑战已经超越了联合国的应对机制和应对能力,如古特雷斯上任时所言,必须在促进和平、支持可持续发展和优化内部管理等三大焦点问题和战略重点上取得突破。但是,这样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革新系统工程更需要恪守多边主义、强调多边磋商,反对单边主义、反对自私自利的某个“例外”“伟大”“优先”等零和、单赢甚至负赢主张。
 
文章原载于 《丝路瞭望》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