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埃及蓄势待发震慑利比亚

埃及蓄势待发震慑利比亚







作者:马晓霖

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西溪学者(杰出人才)、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



      

    7月16日,埃及总统塞西在开罗会见利比亚东部部落长老代表团,再次警告将出兵利比亚并有能力迅速扭转战局。这是塞西继上个月首次做出军事威胁后再发越境陆战信号,也是利比亚东部力量两次请求出兵后埃及最新展现的强硬姿态,表明如果利比亚战局继续不利于东部势力,开罗势必出兵以维护核心利益。

    据埃及媒体报道,利比亚东部部落长老代表团应埃及外交部邀请来访,旨在“密切两国跨境部落历史联系”。分析人士称,这次来访象征着埃及获得出兵支持利比亚东部军事联盟的“新授权”。两天前,利比亚国民议会敦促埃及派兵干预,认为“土耳其占领行为造成的危险对我国和邻国特别是埃及构成直接威胁”。

    电视报道显示,在“埃及—利比亚:同一人民,同一命运”的巨幅背景板下,塞西与利比亚东部长老代表举行了大范围“口罩会见”和座谈。塞西称,埃及对利比亚西部政权并无敌意,但是,外部势力介入及民兵组织的存在对利比亚的稳定造成巨大消极影响,埃及介入旨在防止利比亚成为恐怖主义据点。

    塞西强调,“我们将不会在获得你们的请求前进入利比亚,也不会在得到你们的命令前离开利比亚。”他呼吁利比亚各派放弃对抗,携手维护国家稳定。塞西的利比亚客人们一致表示,同意埃及派兵入境驱逐民兵武装和外国势力派遣的雇佣军。据悉,利埃双方还商讨启动阿拉伯国家共同防御条约,在埃及境内为利比亚部落提供训练等军事合作内容。

    6月20日,塞西在视察西部边境“决断2020”军演时警告,从北部海港城市苏尔特到中部地区贾夫拉,是利比亚西部武装不可逾越的红线,无论是为保卫本国西部边境安全,还是获得利比亚议会邀请,埃及都已拥有军事干预利比亚局势的国际合法性。他还强调,埃及做好了“武装和训练利比亚部落人员”的准备。

    7月14日凌晨,利比亚国民议会在东部城市图卜鲁格发表声明,确认对埃及军事干预的邀请,表示“埃及军队如果认为两国安全受到紧迫威胁,可以干预以便保护埃及和利比亚的国家安全……确保击败侵略和占领者”。利比亚东部部落长老代表团访埃并达成新共识,以及大批陆空武器装备陈兵西部边境,表明埃及加大军事干预利比亚局势态度坚决,且已拔剑出鞘开弓上弦。

    2011年“阿拉伯之春”引发利比亚内乱,北约滥用安理会授权协助反对派武装推翻卡扎菲政权,200多个部落组成的这个松散合众国陷入战乱,形成府院扭曲对立且拥兵自重的分裂局面:以首都的黎波里为大本营的民族团结政府获得联合国、欧盟、美国、土耳其和卡塔尔等方面的承认,以图卜鲁克和班加西等东部城市为基地的国民议会得到俄罗斯、埃及、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支持。在反恐名义下,埃及空军曾多次参与利比亚的代理人战争。

    随着战事迁延,这个继叙利亚和也门之后第三个中东“小型世界大战”的战局出现戏剧性变化:卡扎菲旧将哈夫塔尔率领的利比亚国民军(LNA)在俄罗斯、苏丹和乍得等国雇佣军协助下,一度席卷全国大部并围攻的黎波里。但是,今年1月土耳其跨海出兵驰援政府军,迫使国民军及同盟武装撤围溃退。东部势力掌握的石油输出港苏尔特一旦失守,不仅断绝财路,其他东部重镇也将唇亡齿寒。

    利比亚对埃及干系重大。首先,东北非地区是埃及传统势力范围,利比亚战事扩大将危及埃及西部安全与稳定。其次,土耳其政府不仅支持埃及街头革命,试图输出“土耳其模式”,还在埃及军方与穆斯林兄弟会夺权过程中同情支持后者。第三,一直以阿拉伯国家领头羊自居的埃及,不允许邻国出现被土耳其掌控的政权,这既是双方历史恩怨的延续,更是阿拉伯“门罗主义”的现实需要。第四,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为了获得土耳其救援而与之私划地中海疆界,动了埃及的领土和资源奶酪。

    一般而言,出兵维护民族利益并提振国威,是威权政府强化合法性和转移内部压力的惯例,但塞西政府若非情势所迫不会动武。埃及有陷入也门内战6年的失败教训,更有为巴勒斯坦而与以色列血战近40年的惨痛记忆,自1978年做出外交战略大调整后,埃及一直聚焦内务,谋求发展,主和避战。1991年参加海湾战争堪称打酱油走过场,2015年迫于沙特利诱再涉也门战争,也只派4艘战舰维护红海航行安全。

    塞西接手的埃及经济凋敝不堪,外债高筑,入不敷出,百姓思和思治思富,举国上下无心重启战端,过去几年也试图推动利比亚交战双方停火、和解实现稳定。如今,埃及摆出不惜一战姿态,意在不战而屈人之兵,维护利益红线,引而不发避免陷入泥潭应该是上选之策,即使实际发兵,也不会过于纠缠。



转自:北京青年报


扫码关注   更多精彩  


ID: ZISU-MaXiaolin


来都来了,点个在看再走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