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以色列空手能套几只“狼”

马晓霖:以色列空手能套几只“狼”

作者:马晓霖

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西溪学者(杰出人才)、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

 

 

8月19日,沙特阿拉伯外交大臣费萨尔·本·法尔汉表示,在巴勒斯坦与以色列达成和平协议之前,沙特不与以色列建立官方关系,并恪守“土地换和平”的阿拉伯对以和解倡议。作为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袖之一的沙特如此正式表态,无异于给以色列与阿联酋新近决定关系正常化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预期降了温,使以色列“空手套白狼式”外交斩获前景不确。

13日,以色列、阿联酋和美国突然同时宣布,以阿两国决定实现关系正常化。白宫发表的声明称,以阿“将在未来几周内举行会晤,签署有关投资、旅游、直航、安全、电信、技术、能源、医疗、文化、环境、互设使馆和其他互利领域的双边协议”。声明还强调,两国间的直接关系“将通过刺激经济增长、加强技术创新和建立更密切的民间关系来改变该地区”。

阿联酋称,作为关系正常化回报,以色列将停止计划中的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巴勒斯坦被占领土计划。但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随即澄清说,吞并计划只是暂停而非中止。以色列还强调,即便建交,也反对美国向阿联酋出售F35隐形战斗机以确保自身空军优势……

如此说来,以色列无需任何代价就赢得一个重量级阿拉伯国家的外交承认,客观上还使得原本违反国际法的吞并行为变成某种筹码。以色列“空手套白狼”且硕果来得太容易,以致内塔尼亚胡志得意满地宣称:“‘通过撤退和软弱实现和平的理念’已一去不返。”

这的确是扯动中东格局的一次和平努力,尽管其分量不能媲美1979年埃及与以色列的历史性和解破局,但毕竟是1994年后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关系正常化零的突破。四分之一个世纪才前行一步实属不易,也弥足珍贵。尤其要指出的是,阿联酋与以色列握手言和,已不似当年埃及那样“冒天下之大不韪”而自我孤立于阿拉伯大家庭,更不用担心被阿拉伯国家联盟除名。

阿联酋与以色列的外交突破有其必然性与合理性,因为这不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破坏性行为,而是符合和解与和平、合作与发展大势和两国民心所向的勇敢举动。这也不是阿联酋和以色列政府一时冲动,尽管计出白宫并有助于特朗普连任竞选,但符合阿以两国眼前和长远利益,也是近20年低调合作并水到渠成的结果。

阿联酋领导人敢做第三代中东和平的开创者,有其通盘考虑。阿联酋藉此加固对美关系,并期待借助与以色列的正常交往夯实自身的中东乃至世界商业中心地位。阿联酋与伊朗商业和金融关系密切,但也希望利用以色列遏制伊朗为龙头的“什叶派之弧”威胁,同时,削弱土耳其-卡塔尔-哈马斯等“亲穆兄会轴心”挑战。此外,阿联酋与沙特关系类似英国与美国,双方外交多有默契与配合,也不乏分歧与摩擦,而与以色列建交既做了沙特想做但不便做的事,也凸显了阿联酋外交的自主性和独立性。

阿联酋与以色列媾和早有前兆,去年底以降更是呼之欲出,开花结果只是时间问题。尽管如此,这个动作依然石破天惊,在中东乃至伊斯兰世界引发巨大反响,也在一些国家引发截然对立的反应。此举打破了阿拉伯国家长期坚持的底线,即“土地换和平”——只有以色列归还其占领的巴勒斯坦、叙利亚和黎巴嫩领土,阿拉伯国家才能全面和集体承认以色列并与之和平共处。

这次破冰意味着阿拉伯民族主义再次让位于民族国家利益,阿拉伯联盟集体行动让位于各国自行其是,巴勒斯坦事业的原有神圣性和优先地位让位于现实地缘政治需求。

受阿联酋和以色列媾和激励,沙特、阿曼、科威特、巴林、苏丹、突尼斯和摩洛哥等阿拉伯国家,都相继现身即将与以色列建交的猜想名单。然而,沙特和苏丹等国的消极表态显示,以色列近期一杆子套到“一群狼”已无可能。

美国推动阿联酋和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是特朗普有破有立、先破后立外交思维的具体实践,它引发舆论对“两国方案”及中东和平前景的战略忧虑。其实,从保持犹太民族主导地位的角度讲,以色列必然维持本质为“一国半”的“两国方案”,除非它将数百万巴勒斯坦人全部赶走。鉴于以色列对生存环境的极度忧虑,也许实现与所有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正常化,反倒容易促使它重新考虑巴勒斯坦人的合法合理诉求。

除了巴勒斯坦,阿联酋与以色列媾和的最大输家要算伊朗,因为德黑兰几十年来高举巴勒斯坦旗帜而深度介入中东,反倒造成越来越多阿拉伯国家亲近以色列,使巴勒斯坦反而日益孤立和被动,伊朗自己也透支严重。这个结局看似荒诞,却符合交织着现实主义和机会主义的中东政治传统。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