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拜登外交起步选择折中路线

马晓霖:拜登外交起步选择折中路线

2月20日,美国第46任总统拜登入主白宫迎来“满月”。短短一个月,拜登团队展开令人眼花缭乱的外交攻势,在各个方向陆续发声显形,以证明拜登誓言的“美国归来”。尽管拜登外交仍处于调试和塑形,但是,首月外交已涂满折中奥巴马外交和特朗普外交的“中间”色彩,体现稳中求进的总体风格。
重返多边框架、重申国际主义、重建美国领导地位,是拜登执政后优先释放的信号。就职当天拜登就签署行政令,宣布重返联合国有关气候应对的《巴黎协定》,陆续回归被特朗普退出的各种多边机制和条约。正因为拜登逆转特朗普的敌视和干扰政策,才使世贸组织2月中旬结束掌门人空缺的漫长阵痛期。满月前夕,白宫又补交拖欠的2亿美元世卫组织会费,并向该组织牵头的新冠疫苗计划注资40亿美元,预示美国不仅“浪子回头”,还力求掌握全球抗疫战争的主导权。
 
重新强调北约价值、重申伙伴关系、重铸盟友链条,也是拜登外交的重中之重。特朗普曾指责“北约过气”并威胁退伙而逼迫其他成员多分摊军费,并在疫情暴发后切断美欧海空联系,伤透了欧洲老友的心。拜登上任后与其干将给欧洲领导人打了一圈电话重修旧好,弥合特朗普留下的情感和道义伤口。2月17日至18日召开的北约国防部长网络会议,美国新任国防部长奥斯汀出席即显示华盛顿对北约和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重视。拜登团队也很重视亚太外交,反复强调美日同盟和印太战略的价值,以图继续彰显美国在太平洋的地位。
 
重新定义大国性质、重新调整大国策略,预示拜登的大国外交更具务实、理性和民主党传统。拜登上任前曾称“俄罗斯是最大威胁,中国是最大竞争者”,这个排序与特朗普存在明显差异。尽管拜登的大国外交会有所调整,但对俄罗斯也许会更加强硬——按照他的说法,美国对俄罗斯“激进行动”毫无作为的日子已经结束。
 
重新调整热点问题立场,重新审视美国的投入产出,表明拜登外交将量入为出,既非彻底撒手不管,也非完全“美国归来”。特朗普曾宣布将在2021年5月1日前从阿富汗撤军,拜登很可能推迟或推翻这个计划;特朗普派兵在叙利亚东部控制油田“以战养战”,拜登宣布不再继续这一行动;特朗普大卖武器给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拜登决定暂停;特朗普支持沙特进行也门战争,拜登宣布退出这场战争;特朗普冻结美国古巴关系,拜登宣称将重启美古关系……
 
重新校正与地区大国关系,重拾离岸平衡政策,结束特朗普的一边倒做法。特朗普上任首次出访就前往以色列并采取一系列亲以政策,拜登就职后缓和与巴勒斯坦的关系,虽然不打算改变耶路撒冷政策,但也晾了以色列领导人一个月才打电话;特朗普坚决退出伊核协议并对伊朗极限施压,拜登宣称重返伊核协议并放松对伊朗的制裁;特朗普特别看重沙特的作用和地位,拜登有意拉开距离但又强调对沙特的安全义务;特朗普的土耳其政策起伏不定,拜登则胡萝卜加大棒来应对。总之,拜登在中东呈现“在四枚鸡蛋上跳舞”的平衡策略。
 
重新调整能源政策,重组能源团队,将“能源独立”目标调整为“清洁能源独立”。受民主党传统理念影响,拜登重视清洁能源和环保,宣布重返《巴黎协定》,就意味着必须遵守其中规定的碳排放峰值时间红线,这与退约并将美国打造成最大能源出口国的特朗普完全相左。为此,拜登取消美国与加拿大之间的基斯通输油管道合同,并可能与砍伐森林的“巴西特朗普”博索纳罗政府开撕。分析家认为,公布美国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将是拜登能源政策的又一个大动作,并最终朝着“清洁能源独立”及最大出口国和引领者地位努力。
 
重新调整贸易政策,重申美国优先原则,表明拜登并没有在贸易竞争和摩擦问题上与特朗普主义诀别。美国新任贸易代表最近宣布,特朗普任期对欧洲葡萄酒、奶酪和食品征收的报复性关税不会很快取消,这个姿态令欧洲伙伴大失所望。而随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和中欧投资协定签署以及中国成为欧洲最大贸易伙伴,拜登如何调整亚太和跨大西洋贸易政策值得观察。
 
总之,走中间路线并尽量在维护美国商业利益和美国政治地位之间保持平衡,应该是拜登政府比较现实的选项。
 
文章原载于北青报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