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卡舒吉案见证美国功利外交

马晓霖:卡舒吉案见证美国功利外交

 

3月1日,美国拜登政府正式就沙特阿拉伯流亡记者卡舒吉被杀旧案表态,称无意与沙特断交,期待重建美沙关系并使之可持续发展。这一最新立场无疑是抛出美沙关系去向之谜的“第二只靴子”,打消了部分观察家对美沙可能反目的误判,也再次印证美国外交的双重标准和功利主义本质。

美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当天称,“我们想让已跨越80年的伙伴关系变得更具可持续性。”他说,华盛顿对沙特有更高期望,且无意与沙特绝交,利雅得应与美国的原则保持一致。拜登政府口头安抚沙特之际,还为这个陷入也门战争泥潭的盟友两肋插刀,协助其拦截多架袭击沙特的无人机和一枚弹道导弹。

2018年10月2日,曾与沙特王室关系密切的著名报人卡舒吉在伊斯坦布尔沙特总领馆神秘失踪,随后当地媒体曝光其被沙特两队特工杀死并肢解灭迹。此案手段和性质跌破现代文明、国际法和人道法底线,瞬间震惊国际社会,进一步恶化沙土关系,在西方社会触发巨大愤慨,并给一波三折的美沙关系带来新变数。

2015年奥巴马政府签署伊核协议并公开抨击沙特刻意与伊朗对立引发地区不稳定后,美沙关系急转直下。此后,美国国会众参两院翻旧账,通过允许“9·11”袭击受害者家属起诉沙特政府的“9·11法案”,沙特曾公开警告将撤走万亿美元主权基金和投资,迫使奥巴马将法案搁置。

特朗普上台后打破长久传统,将沙特列为首次出访对象,不仅为沙特国王萨勒曼“父权子袭”权力转移体系背书,还组织遏制伊朗的“中东版北约”准联盟,支持沙特干涉也门和围殴同情穆斯林兄弟会且亲近伊朗的卡塔尔。特朗普政府通过上述示好举措,从沙特勒索了1000多亿美元的军火款和十年内投资3000亿美元的巨大收益。

美国共和党的传统“义利观”原本就重利轻义,追求务实与功利,“商而优则政”的特朗普更是“一切向钱看”,如此抬举一个很不符合“美标”的国家和政府,无非贪恋其财以纾解本国之困。与历任共和党总统不同的是,特朗普完全不掩饰大国沙文主义和霸权心态,转眼在美国公开演讲羞辱沙特王储小萨勒曼说,“没有我们(保护),你撑不过两周……”。

卡舒吉案发生后,美媒称中央情报局窃听小萨勒曼电话指令,认定其负有直接责任。沙特官方坚决否认高层有染并逮捕法办涉案人员,尽管美国主流舆论揪住不放,特朗普政府却百般替沙特政府洗白,立场与所有西方盟友大相径庭,将“人权天使”和“道德师爷”光环弃为敝屣。

当时的民主党对特朗普政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极其不满,对沙特发起饱和式指责,并利用中期选举后主导众议院的优势推动案件深挖与追究,打压共和党及特朗普,着眼于角逐2020年总统选举,掀起“人权外交”小高潮。

当年10月,美参议院要求特朗普政府在120天内提交卡舒吉案报告,特朗普政府置之不理,仅由财政部宣布制裁小萨勒曼之外的17人。为了表达对沙特内外政策的厌恶,民主党多次推动对其进行武器禁运,特朗普政府依然不理不睬,反而于2020年为了诱惑沙特和阿联酋与以色列媾和,承诺向其出售最先进的F-35战斗机。

拜登竞选期间曾誓言将“校准”美沙关系。今年1月换届后,拜登政府暂停对沙特武器销售,反对继续也门战争,但重申有义务保护沙特;拜登政府积极重返伊核协议,但倡议邀请沙特参与,并通过空袭伊朗在叙利亚的目标向沙特和以色列等盟友示好。2月25日,拜登与沙特国王通电话,言及伊朗问题、也门战争和追究侵犯人权者,只字未提卡舒吉案。次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解密4页篇幅的卡舒吉案评估报告,认定小萨勒曼负有责任,但美国财政部仅宣布禁止其他76名相关者赴美。

翻卡舒吉旧案,其实是延续民主党“在野”时的道义逻辑和惯性,尽管引发部分舆论对美沙关系回落的预判,但美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强调,未来将“以国家利益和价值观为依据”而研究是否向沙特出售武器。事实证明,拜登政府同样嘴上喊“主义”心里算生意,也再次暴露美国外交的前后表里不一和双重标准的功利主义做派。

自二战前美国将英国挤出中东石油市场,并逐步成为控制中东的新霸主之一,美沙以两国元首1945年在红海举行舰艇会晤为开端,建立战略盟友关系。此后漫长岁月中,美国始终扮演沙特的保护伞,无论西方舆论如何差评这个君主国的内政外交。按照一些西方人士的说法,世间本无永恒友谊,只有永恒利益,本无绝对价值标准,只有单方面需要的相对合理性、合法性和道德法则,但美国政府的可悲之处在于,总是以双重标准与亲疏远近来决定价值观是否适用。

文章原载于北青报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