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也门战争“七年之痒”欲罢难休

也门战争“七年之痒”欲罢难休

    (北京青年报 2021年3月28日)

    3月25日,也门胡塞武装袭击沙特阿拉伯境内多个目标,并威胁还将发动更猛烈的攻势。此前,沙特主导的联军对胡塞武装控制区发动21次空袭。本周也门战事再度升级表明,尽管美国和联合国一力促和,沙特也想从将近7年的也门战争中脱身,但这场代理人战争很难很快鸣金收兵。

    胡塞武装发言人萨里26日证实,该组织于前一天袭击了沙特境内近十处石油和军事目标,包括阿美公司在4个城市的石油设施,以及达曼、纳季兰和阿西尔的军事基地。如果上述袭击属实,无疑是沙特遭遇多城多点遇袭的新纪录。萨里威胁称,胡塞武装还将发动更强大更严厉的袭击。

    25日,沙特能源部曾宣称国土南部某石油设施被一枚炮弹击中并引发火情,但未造成人员伤亡。沙特国防部当天也证实遇袭发生,并谴责胡塞武装“拒绝一切旨在结束危机的政治努力”,声称将采取震慑行动保护石油设施。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几天来,胡塞武装与政府军围绕石油主产区马里卜的残酷争夺也在持续。

    24日,沙特政府发布声明重申,有权捍卫领土免受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发动的袭击,这些袭击不仅针对沙特,而是更广泛地针对全球经济、安全和能源供应的稳定。声明还强调,完全拒绝“伊朗对该地区的干涉”,指责德黑兰借助支持胡塞武装开发导弹并走私武器而干预阿拉伯事务,导致也门危机迁延不决。

    胡塞与沙特最新一轮暴力对话和武力威胁表明,沙特刚公布的单方停火倡议,以及美国和联合国的促和努力再次遭遇挫折,也门战争尽快和平解决的前景依然暗淡。这一事态也再次印证,战争的潘多拉魔盒一旦开启,恶魔很难被重新降服;局部战争若被纳入地区博弈棋局,战与和往往不在局内而在局外。

    22日,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公布新的和平倡议,呼吁在联合国监督下实现也门全面停火,承诺联军将允许重开萨那机场以便其与指定地区和国际目的地恢复直航,联军还将放松对红海港城荷台达的封锁,并将港口及石油收入存入联合银行账户,呼吁重启政治对话以便结束危机。

    也门政府、联合国、美国、英国和阿拉伯世界普遍欢迎沙特倡议,被视为胡塞幕后金主和也门内乱推手之一的伊朗也表示欢迎并强调,德黑兰一直认为也门战争只能通过和平方式解决。然而,胡塞武装拒绝接受倡议并称其缺乏新意,不接受将停火作为人道主义交换的前提。

    2014年9月,盘踞也门北部赛达省的什叶派分离组织胡塞武装,利用萨利赫政权垮台后的内乱和宪政危机,攻占首都萨那并宣布夺权,随后又挥师南下占领包括重要城市亚丁与荷台达在内的大片土地,迫使哈迪政府流亡沙特。次年3月,沙特组织10个伊斯兰国家对也门发动代号“果断风暴”的空袭,一年后又扩大为海陆空全线干涉。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也直接卷入也门战争,助力沙特主导的多国联军。

    尽管胡塞武装控制着萨那机场和荷台达港等国际口岸,但是,沙特主导的联军以这些口岸被伊朗用于输入军火为由而实施封锁,也门政府还指责胡塞武装掠夺荷台达港口收入和人道物资,胡塞武装则反控联军封锁加剧人道危机。持续战争摧毁了这个原本经济凋敝的最不发达国家,使其成为迫切需要救济粮食和药品的重灾国之一,也使也门内部政治生态和外部地缘关系更加复杂。

    其实,自战争全面爆发后双方就边打边谈,先后经历日内瓦、科威特和安曼等谈判进程,也曾取得阶段性停火、换俘和协助人道救助等成果。随着战事迁延,干涉阵营内部出现矛盾与分化,部分国家退出,沙特与关键搭档阿联酋也屡现龃龉。此外,胡塞武装频繁向沙阿境内发动袭击,两国安全环境和领导人威望双双受损而渴望休战。同时,胡塞武装也缺乏将联军赶出也门的实力,双方陷入欲胜不可欲罢不能的尴尬状态。过去两年,双方透支过大外加疫情暴发,战事出现较长时段的间歇。

    但是,随着白宫更迭主人并微调中东政策,也门战争这潭祸水重新沸腾。拜登政府急于重返伊核协议并宣布脱离也门战争,暂停对沙特和阿联酋军售,增加了胡塞武装的筹码。白宫又以便于实施人道援助为由为胡塞武装摘掉“恐怖组织”帽子而更助长其威,进而先拒绝美国全境停火和停止袭击沙特目标倡议,后拒绝沙特最新和平倡议。

    也门战争具有典型的代理人战争性质,成为地区大国争夺势力范围的分战场,也是地区力量阵营化地缘冲突的前沿阵地,尤其是胡塞武装不断用无人机袭击沙特石油和军事设施,更被认为是加速沙特透支、加重美国负担而增加伊朗话语权的重要杠杆。因此,如果伊核协议无望恢复,美伊关系不得转圜,也门战争的伤口就无法止血。

【作者为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马晓霖】

原文链接:

http://epaper.ynet.com/html/2021-03/28/content_372132.htm?div=-1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