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 | 土美关系:稍有转圜 寒意难消

马晓霖 | 土美关系:稍有转圜 寒意难消

       3月25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会晤,就共同关心的问题特别是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反导系统纷争举行磋商。这对争吵4年多的北约伙伴因为拜登政府上台而迎来一定程度的关系转圜,但根本性分歧并未消除。双边关系的寒冷本质未有根本变化,预期很难完全回暖。
 
  土耳其外交部称,恰武什奥卢与布林肯讨论了“居伦恐怖组织、分裂主义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及S-400问题”,但是,土方重申S-400军购已完成接收,还埋怨无法从“盟友”那里采购到这类先进武器。尽管土方称会谈是“建设性”的,也打算在4月举行阿富汗会议“作为多哈和谈的补充”,显示出其帮助美国摆脱阿富汗战争泥潭的意愿,但是,土美关系不可能因这次接触而明显改善。
 
  土耳其自20世纪50年代加入北约后,一直扮演美国的中东桥头堡及核心盟友角色,双方关系在相当长时间里极其密切。但是,自2002年具有伊斯兰主义背景的正义与发展党执政后,土美关系日渐微妙起来,在某些具体问题上甚至直接反目,形成今天神离貌不合且龃龉不断的状态。
 
  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原本想借道土耳其南下,但相关提案被土耳其议会否决,引发美国不快。此后,土耳其与美国和欧洲渐行渐远,并表现出日益强烈的奥斯曼主义和伊斯兰主义,逐步偏离美欧期待的方向。
 
  2008年起,苦恋欧盟多年而迟迟不得加入的土耳其强化“东进南下”战略,深度介入中东争端和伊朗核危机,恶化了与美国另一个铁杆盟友以色列的战略关系,进一步引发美国不满。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后,土耳其一度与美欧联手试图颠覆叙利亚政权,其战机甚至在2015年11月击落俄罗斯的苏-24战机。但是,欧盟和北约并没有在俄土危机中向土耳其施以援手,反而有责怪其激化矛盾之意。这再次让土耳其心生寒意。
 
  2016年7月,土耳其发生未遂军事政变。俄罗斯不计前嫌事先向土“通风报信”,还在第一时间支持埃尔多安政府,迅速结束对土耳其的经济制裁转而雪中送炭。埃尔多安政府指责长期流亡美国的前政治盟友居伦是政变幕后黑手,大规模清洗居伦分子,逼迫美国引渡居伦,甚至以间谍罪拘捕美国牧师布伦森。
 
  这些摩擦导致当时的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土耳其成见日深,并对其实施制裁,加征部分关税,诱发土耳其里拉出现雪崩式贬值,加剧经济危机。美土反目也引发另一个后果:土耳其逐渐脱离颠覆叙利亚政权的多国联盟,进而靠近俄罗斯与伊朗为首的什叶派阵营,共同推动阿斯塔纳进程,削弱了美国在叙利亚战场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此外,为了遏制库尔德分裂势力的影响,土耳其三次出兵叙利亚北部,重创美国的反恐盟友库尔德民兵,夺取大片土地并建立大面积的“安全区”。美国不想完全失去土耳其这个北约伙伴而强化战略对手俄罗斯和伊朗的力量,被迫不断妥协,也切实稍微缓和了两国关系。
 
  影响美土关系的另一障碍是军购问题。土耳其经济繁荣之时,曾期待通过强军扮演地区超级大国角色。但是,美国和北约其他国家忌惮土耳其拥有太多先进武器,拒绝向其出售最先进的爱国者导弹,迫使土耳其转向俄罗斯购置S-400防空反导系统。美国为此几经交涉,但土耳其拒绝作出让步。
 
  美国和土耳其战略诉求不同,彼此定位定性又相当负面且积怨较深,因此,双边关系难以出现实质性回暖和正常化。当然,作为北约伙伴和中东事务利益攸关方,美土在某些领域和方面达成合作也是可以预料的。
 
 
原文链接:
 
http://appapi.81.cn/v5/public/jfjbshare/?itemid=284_355407&type=3
 
(文章原载于:解放军报 2021年3月28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