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巴以斋月冲突折射复杂历史与现实

马晓霖:巴以斋月冲突折射复杂历史与现实

     5月13日是伊斯兰教第二大节日“开斋节”,但这一本该祥和吉庆的日子被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新一波血光之灾淹没。源于本月初耶路撒冷的街头冲突已升级为新的斋月战事: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发动名为“圣城利剑”的火箭袭击,以色列国防军发动代号“卫墙行动”的海陆空报复打击。一轮新的中东地缘较量风暴正在降临,再次凸显巴以冲突历史与现实的双重复杂性。

    14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称,对哈马斯的打击没有时限,也必将让其付出沉重代价。据《耶路撒冷邮报》报道,以军自10日发起“卫墙行动”后,已袭击750多个哈马斯目标,其中95%的任务由空军实施,共打死60多名哈马斯成员,包括10多名高级干将,摧毁一批火箭发射装置和无人机制造车间。

    加沙医疗机构称,近一周以色列空袭导致包括43名儿童和妇女在内的109名巴勒斯坦人丧生,621人受伤。以军承认摧毁包括加沙中央银行、电视台和警察局在内的部分哈马斯机构并事先通知人员撤离。联合国近东难民及工程处称,有两所学校被以军击中。以色列多次指责哈马斯以医院和学校等民用设施做掩体,而依据惯例,以色列对“定点清除”人员及其所在设施会突然和直接打击,也经常造成不必要附带伤亡而被国际舆论所诟病。

    据以色列媒体报道,自从10日哈马斯发动袭击,先后有近2000枚火箭弹或若干携带炸弹的无人机进入以色列腹地,以色列启动“铁穹”防御体系拦截并击毁大部分火箭,但仍有部分火箭落地引发巨大恐慌并造成至少7人死亡。伴随这场冲突,以色列多地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群体性摩擦也有所加剧。

    这场战事源自东耶路撒冷阿拉伯人聚居区谢赫杰拉的部分房产纠纷。1948年战争以来,这里几次易手,并最终在以色列夺占后的20世纪70年代形成犹太房主与阿拉伯租户间的官司。去年初,耶路撒冷地方法院作出判决,承认犹太房主拥有产权,并许可其在阿拉伯租户不纳房租时下逐客令。今年5月7日,以色列军警介入驱逐阿拉伯租户,引发抗议示威和暴力冲突。

    随后,以色列政府允许部分犹太人登上阿克萨清真寺所在的圣殿山(穆斯林称尊贵禁地)庆祝“耶路撒冷日”,恶化了双方的对抗。原本不单纯的产权和经济纠纷,不仅被还原成巴以领土纠纷,还被放大为将耶路撒冷犹太化和反犹太化的历史斗争属性,斋月的敏感性又使这场百年民族纷争更加不同寻常,使冲突溢出耶路撒冷。

    无独有偶,巴以都进入新的大选季,围绕圣城归属的冲突和骚乱自然成为选举政治的道具。巴勒斯坦方面,巴领导人兼法塔赫主席阿巴斯推迟原定5月22日至8月31日间的总统、自治区议会和全国委员会(巴勒斯坦流亡议会)选举,又刺激了势在必得的哈马斯及其他反对同以色列媾和的力量。巴官方称推迟大选是因为东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参选受限,哈马斯则指责法塔赫发动政变,路透社则认为法塔赫内部陷入分裂。

    以色列方面,两年间第四次大选由于内塔尼亚胡组阁失败,总统里夫林授权中左翼联盟领袖拉皮德组阁,拉皮德一个月内组阁成功的关键,除了获得个别中右党派支持外,还要争取两个阿拉伯党派加盟。中左联合执政显然不为以色列极右翼力量所乐见,而军警介入房产官司激化冲突并引发大规模血战,必然得罪阿拉伯党团而可能导致中左翼联合政府流产。

    分析家认为,巴以资深领导人均不想看到大权在选举中旁落。事实上,东耶巴勒斯坦人在示威中不仅打出反以旗帜,也高呼反对阿巴斯和支持哈马斯的口号,就说明事态并不简单。大规模冲突乍起,以色列进入战争状态,“以色列恺撒”内塔尼亚胡无疑再次大出风头而导致选举天平回摆。拉皮德不能如期组阁,内塔尼亚胡将继续扮演看守总理并有机会博弈第五次大选。

    “卫墙行动”是继2009年底、2012年底和2014年夏哈马斯与以色列三次血战后的第四次大打出手,哈马斯火箭袭击规模和能力再次突破,对以色列纵深构成的威胁更为严重。哈马斯使用的射程70公里和160公里的“胜利”和“圆月-3”制导火箭弹,都是伊朗开发的战术火箭。这种内在联系将伊朗和以色列间的战略博弈也联系在一起,且表明巴以冲突过去并非简单的双边争斗,现在和今后也都将是复杂中东地缘政治的组成部分。

    7年间歇之后,又一场巴以血战发生在美国政府换届以及以色列与4个阿拉伯国家媾和之后。如果不能得到控制,这次冲突将对特朗普政府促成和拜登政府继承的阿以媾和历史性突破形成打击,也将波及拜登的中东整体政策,甚至可能迫使白宫加快恢复伊核协议谈判并做出让步。

(《北京青年报》A02 2021年5月15日)

原文链接:

http://epaper.ynet.com/html/2021-05/15/content_375229.htm?div=-1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