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以色列“鹰鸽”同笼难改大局

马晓霖:以色列“鹰鸽”同笼难改大局

6月3日到来前不足一小时,以色列“拥有未来”党领导人拉皮德向总统里夫林通报,他已成功联合其他7个党派凑够超过议会半数席位的61票,组成新一届“团结政府”。如果12日或14日议会表决认可,连续执政12年、累计执政15年的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将被迫去职。但是,这个左中右联手、“鹰鸽同笼”的联合政府既不太可能彻底终结以色列持续数年的政治动荡,也无望更改和平进程陷入死胡同的大局。
 
根据以色列总统府的声明,新政府包括中左翼“拥有未来”党、极右翼统一右翼联盟、中间派系蓝白党和左翼的联合阿拉伯党等8个党派,并将由统一右翼党党魁贝内特出任总理,两年后由拉皮德接替。里夫林当晚对拉皮德表示祝贺,并期待议会尽快批准新政府。阿拉伯人首次参与联合政府,也是这场政治变革的亮点之一。
 
临危受命的拉皮德创下新奇迹,完成外人根本不看好的组阁使命。自本月5日拉皮德尝试组阁后,新一轮巴以冲突意外爆发并迅速升温,不仅在以色列境内引发罕见的犹太和阿拉伯两族大面积暴力冲突,还导致哈马斯和以色列再次惨烈对攻,200多人死亡,数千人受伤,加沙地带瓦砾遍地。分析家认为这场7年来最大规模的流血冲突已成双方选举脚本一幕,更担心拉皮德组阁努力流产,以色列很可能被拖入两年来第五次大选。
 
11天血火冲突以及以巴难以消弭的历史仇恨,竟然让位于以色列内部各党派对内塔尼亚胡本人的厌倦与弃绝,3个原本和内塔尼亚胡同属于右翼阵营的党派,两个中间党派和两个左翼党派,外加一个阿拉伯党派,戏剧般地摒弃前嫌并“同仇敌忾”,合力砍倒内塔尼亚胡这棵政坛“常青树”。这再次向世人证明,以色列确为谜一样的国家。
 
拉皮德本人堪称超级指挥家,授权组阁却大度让贤,将前两年的总理职务许给“造王者”贝内特,自己甘愿委身出任外长。曾为内塔尼亚胡内阁防长的极右翼领袖贝内特由此也书写政坛奇迹,堪称黑马之最:先脱离最大右翼集团利库德,又一跃成为泛右翼联盟新帅,如今直升联合政府首脑,效率之高速度之快,出神入化。
 
3月23日,以色列结束两年内第四次议会选举,总理内塔尼亚胡率领的利库德集团及3个宗教党派联盟斩获52席,拉皮德统帅的“倒内”阵营夺取57席,游离于两大集团间的统一右翼联盟和阿拉伯拉姆党分获7席和4席。作为第一大党领袖的内塔尼亚胡获优先组阁权但屡试未果后,组阁权转手主持人出身的“政坛清流”拉皮德,而他不辱使命组成优势并不明显的多数政府。
 
内塔尼亚胡及其阵营当然不甘失败,尤其是内塔尼亚胡本人如果失去总理职位金光罩,等待他的何止是政坛传奇的终结,或许还有牢狱之灾,因为几年来,以色列检方和反对派一直试图以受贿、欺诈和背信“三宗罪”对其诉讼。为了推翻脆弱的新对手联盟而继续扮演看守总理,内塔尼亚胡攻击新政府将使国家面临危险,还试图质疑拉皮德与贝内特的权力交易合法性,但被总统法律顾问驳回。
 
尽管议会表决有望认可贝内特牵头的联合政府方案,但分析家们并不看好这个“鹰鸽同笼”的左中右联盟执政前景。不仅内塔尼亚胡会继续折腾倒灶,联合阵营的结构性矛盾也制约其可以“众行远”,因为8个党派的最大公约数是将内塔尼亚胡赶下台甚至送进监狱,而非确保国家团结和稳定并有效推行内政外交。内塔尼亚胡官司一旦立案并被定罪,就可能触发联合政府解体。
 
从和平进程角度看,以色列新政府推动与巴勒斯坦恢复谈判的基础也非常脆弱。贝内特是一名狂热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也是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非法扩建的强硬推动者,很难想象他出任总理后会向巴勒斯坦人伸出橄榄枝,进而背离他代表的极右翼党团,背离强大的反对妥协的犹太族群民意。更何况,联盟内还有以仇视阿拉伯人著称的“以色列我们的家园”党领导人利伯曼。
 
因此,尽管巴勒斯坦主和派表示准备恢复谈判,美国愿意以“两国方案”为基础推动和平进程,新近媾和的阿拉伯国家也鼓励以色列朝“土地换和平”方向努力,但是,不满足巴勒斯坦基本要求的和谈没有任何意义,做出让步又会在以色列引发新的政府危机。
 
以色列实权总理以新换旧,作为国家象征的总统也将于7月9日告别里夫林时代进入赫尔佐格时代。但以色列政坛光谱斑驳复杂、小党多如牛毛、党团朝生夕灭、党派随时分化组合、各党魁投机善变的整体生态不仅没有改观,甚至有所恶化。即便内塔尼亚胡真的一蹶不振,以色列政坛失稳和巴以和平难以突破的大格局恐怕也不会有根本改变。
原文链接:
 
http://epaper.ynet.com/html/2021-06/05/content_376549.htm?div=-1
 
(《北京青年报》A02 2021年6月5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