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莱希时代伊朗外交的软硬与进退

马晓霖:莱希时代伊朗外交的软硬与进退

6月21日,伊朗当选总统莱希举行首场发布会,强调将推行平衡外交政策,包括推动伊核协议复原、改善与周边国家关系和维持伊朗地区影响力,并巩固和挖潜对华友好关系等。8月3日莱希才正式走马上任,现在外界对莱希时代伊朗外交前景的分析和预测已铺天盖地,似乎温和派总统鲁哈尼任期告终意味着强硬外交的肇启。然而,事实将表明,莱希治下的伊朗外交不会有根本变化,外交政策还将萧规曹随一脉相承,软硬进退皆以国家利益为基轴。
 
莱希与鲁哈尼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虽然被脸谱化为强硬派和温和派,或保守派与改革派,但他们都是伊斯兰共和派、伊朗民族主义派和坚定的国家利益维护派。无论莱希或鲁哈尼出身背景、职业经历和行事风格差异多大,能够通过宪法监护委员会遴选冲进总统决赛圈,两人都肯定拥护现行政治体制和社会道路,对外也必然坚决捍卫霍梅尼主义和伊朗民族主义。
 
莱希作为民选总统,是伊朗内政外交的决策参与者和具体执行者,而非最高和最终拍板者。伊朗宪法规定的总统内阁制,与其他国家的总统内阁制完全是两回事,是“教法学家”治国体制和三权分立原则双重约束下的有限权力政府,类似公司董事长和董事会领导下的CEO团队。
 
莱希和任何当选总统一样,上岗资格不仅要获最高领袖书面认可,重大事项也得绝对服从最高领袖意志,横向还要接受伊斯兰议会、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和司法总监的多重钳制,更无军权在手。因此,莱希的外交舞台无限广阔,腾挪空间却相当有限。
 
莱希有望职业生涯登临绝顶,但伊朗外交大框架大思路不会有所更改。“莱希热”之“噪点”颇多,包括他一以贯之的强硬派色彩、与最高领袖和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密切关系以及位列美国制裁名单等,但最重要的悬念是,他极可能积攒总统这个新政治资本后接替已82岁的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成为掌握国家权力的无冕之王。
 
尽管莱希有望成为第二个哈梅内伊,但他绝不可能成为伊朗的“戈尔巴乔夫”,甚至无法像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或俄罗斯的普京那样,通过掌握立法机构扩大权力和延长任期。“天不变,道亦不变”,伊朗现行政体不变,指导外交的意识形态和理念就不变,外交政策也不会变,能变的至多是策略、方式和技巧。
 
莱希当选引发热议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伊朗政府更替与国际和地区力量格局、关系的交叉变化叠加发生,而伊朗既为“地区超级大国”的关键自变量之一,又是中东场域内外大国博弈的重要因变量之一,关系到一系列热点问题的走势。我们不妨预测莱希政府决断杀伐、折冲樽俎的大致脉络。
 
首先,伊核协议势在必得,可能全胜而归。莱希强调绝不对伊核协议做任何让步,更不接受伊朗牺牲导弹计划和让出势力范围。拜登政府急于加快收缩在中东的战略投入且已重谈6轮伊核协议,莱希很可能“躺赢”,上任前后即可摘取鲁哈尼政府的外交硕果,解除较多美国经济和贸易制裁。
 
其次,莱希工具箱内有更多大国筹码可出,伊朗战略处境将继续向好。中东是大国必争之地,美国战略收缩,其他大国则各有利益基本盘要维护。鉴于伊朗的势力已从波斯湾延伸到地中海,不仅美国会降低身段重新安抚,其他大国也势必借重,而伊朗历来长袖善舞,长于以小博大。伊朗的大国外交,也许在莱希时代将重现高光时刻。
 
再次,莱希乐见结束与沙特的阵营化冲突,缓和周边关系。鲁哈尼任内伊朗与沙特等阿拉伯国家关系极度恶化,很大程度上是“阿拉伯之春”引发的战略空间争夺和美国调整对伊政策引发的盟友恼怒所致。如今,阵营化博弈大势稳定,伊朗和沙特也都战略透支过度,且沙特乐意主动转圜关系,双方已在巴格达谈过3轮,莱希很可能如愿以偿,迎来开门红。
 
此外,莱希任内的伊朗以色列关系更加微妙,避免直接开战将是巨大挑战。经过多年经营,伊朗北托“什叶派之弧”,南靠巴勒斯坦哈马斯等强硬力量,对以色列构成战略夹击,还等来美国适当松绑,以色列因此重陷战略焦虑,并于近年表现出直接与伊朗刺刀见红势头。虽然好斗的内塔尼亚胡失去权柄,但是,以色列社会整体偏右的态势未变,视伊朗为最大威胁的战略判断未变。因此,莱希能否避免伊朗与以色列陷入大规模战争,也许将是最大考验。
 
当然,莱希时代的伊朗外交毕竟是中东地区的一国外交,还是大国力量博弈框架下的中等大国外交,同样面临着来自他者的外交战略、策略和实施的互动影响,也必然是一种与他者相互塑造的关系和过程。
原文链接:
 
http://epaper.ynet.com/html/2021-06/26/content_377887.htm?div=-1
 
(《北京青年报》A02 2021年6月26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