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阿富汗面临新的历史转折关头

马晓霖:阿富汗面临新的历史转折关头

7月21日,中国外交部宣布,任命既通晓美国外交又谙熟中东事务的资深外交官岳晓勇为阿富汗事务特使,接替前任特使刘健。外电普遍认为,这意味着中国将在阿富汗发挥更大更积极的作用。观察家预测,阿富汗局势将更加混乱,甚至面临“灾难性”前景。也许这种预测太过悲观,但阿富汗的确处于新的历史转折关头。
 
近期,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出访中亚三国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并列出应对阿富汗问题的三点“当务之急”。此外,王毅还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外长会、上合组织-阿富汗问题联络组外长会等多边会议,并会见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等10国外长及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别代表。这些密集动作表明阿富汗事务在中国外交议题中的优先排序明显上升。
 
随着美国彻底结束历时20年的阿富汗战争,阿富汗局势及中亚格局正出现重大调整和变化,正处于战争与和平、内治与外交各种关系重塑之中,也是有关各方审时度势、纵横捭阖而展开新一轮利益博弈的关键阶段。这个号称“帝国坟墓”但自己也挣扎于长期战乱的“亚洲心脏”国家能否凤凰涅槃,在血火灰烬中重生,牵动着世人的目光。
 
首先,地区格局和力量面临着重组的新选择。美国和北约军队撤出,相信没有域外和地区国家欢欣鼓舞,因为这是始乱终弃。当年,美国为打击“基地”组织等恐怖势力而发动战争惩戒并推翻塔利班政权,将自己和阿富汗推进战争泥潭。在没有终结阿富汗内战并安排妥和平进程时,美国匆忙彻底撒手,将充满风险并可能彻底失控的阿富汗甩包给世界,因此,国际舆论普遍指责美国自私自利不负责任。
 
阿富汗毕竟是反恐前线,形形色色的恐怖组织和激进势力依然活跃在其境内外,成为威胁中亚乃至世界安全的“定时炸弹”。因此,美国失败并不意味着其他地区国家的胜利,各国都忧心忡忡地审视战火纷飞的阿富汗,担心三股势力祸水外溢而殃及自身。美国仅留少数兵力保卫使领馆,土耳其军队暂控喀布尔国际机场,伊朗积极促和斡旋,俄罗斯反对美国在中亚寻求军事基地,印度在美国支持下跃跃欲试,美国、中国、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四方磋商机制也在发挥作用……一句话,相关国家和地区关系重新洗牌,一切都是进行时。
 
其次,阿富汗两大对头面临战争与和平的新选择。阿富汗一直叠加着三场战争:美国等北约军队与塔利班之间的外战,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为主要对手的内战,各方联合或单独对付“基地”等组织的反恐战。随着9月美国完成撤军,阿富汗战争将主要围绕后两种战争进行,其中,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的对决又将是主要矛盾,双方的较量方式由拳头为主、舌头为辅,朝着拳舌并用、打谈交替的方向推进。
 
7月18日,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结束在多哈的会谈,虽然未获重大进展,但是,双方同意组成14人的联合委员会并继续举行高级别和谈,且双方领导人都承诺选择“政治解决”。目前,这对最关键的朝野对手形成力量和格局均势,进入战场攻守和战略相持态势——前者拥有强大武装和国际支持,并占据绝大部分中心城市,后者雄心勃勃且战斗力强,正从农村合围城市扩大控制区。从长远看,谁夺取城市谁就将承担治理责任,同时也可能拉长战线和消耗更多资源,双方短时间内难以实现零和,只能打打谈谈,但和平一定是最终选择。
 
其三,阿富汗全国面临着重新统一和继续分裂的新选择。阿富汗是一个由多种部落、民族、语言、信仰、教派和观念组成的国家,普什图人、哈加拉人以及塔吉克人、土库曼人、乌兹别克人和俾路支人等跨境民族的存在,外加高山峻岭的分割,权力中心碎片化,国家认同感较差,民风传统保守且尚武彪悍,不仅外来势力难以征服,各部族派系间也充满排斥与仇杀。如今,美国人为制造的“一国两府”全面对峙,北方联盟和各路军阀待价而沽,四邻八舍各有所图,情势十分复杂严峻。多数分析家认为,阿富汗必须在民族和解基础上,形成以普什图人为主、其他民族和派系参与共治的统一政权,否则势必继续陷入分裂、内乱和无休止的内战。
 
其四,塔利班面临着抱残守缺还是与时俱进的新选择。塔利班东山再起,卷土重来且志在必得,但阿富汗已今非昔比,国际形势和战略环境使塔利班不能继续我行我素,而必须调整政策与策略。塔利班也清楚无力一手遮天,更不能重蹈覆辙,自绝于国内各派并孤立于国际社会,因此不断释放积极信号,包括主张和谈、承诺善待少数族裔和妇女、不允许阿富汗成为国际恐怖主义庇护所、呼吁联合国取消制裁和限制、表示将积极融入国际社会,等等。
 
目前还难以判断,以宗教信条为核心和内驱的塔利班,是否会为了再获政权而变得好打交道。
 
原文链接:
 
http://epaper.ynet.com/html/2021-07/24/content_379810.htm?div=-1
 
(《北京青年报》A02 2021年7月24日)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