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阿富汗是阿富汗人的阿富汗

马晓霖:阿富汗是阿富汗人的阿富汗

9月12日,浙外“西溪学者”(杰出人才)、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马晓霖教授就“9·11二十周年”接受东方卫视《环球交叉点》采访,评论9·11二十周年给世界带来的影响以及美国的后阿富汗时代战略。
 
对于9·11事件发生后的20年里,美国社会层面发生的最大改变,马晓霖教授认为,9·11事件是美国本土建国200多年以来第一次遭受袭击,产生了巨大的伤亡,所有美国人的信心发生了很大变化。随后美国的青年男女都被投入两场战争,整整20年美国人都生活在战争的阴影中。在这20年里,美国没有把精力用来强大自己,反而开始螺旋式地下沉。而这时候其它大国正常的和平崛起,又使它更加恐慌,战略上的不自信使它乱了分寸,这就跟打拳一样,一旦乱了分寸就会站不住。
 
对于在9·11二十周年之际,美国国土安全部发布了一则最新的恐怖主义威胁警告,马晓霖教授表示,20年前美国一度把塔利班打散打跑,而20年以后,塔利班不仅回来了,还把美国20年苦心经营的民选“美国式政府”打垮了,最后连美国自己都撤军得很狼狈。这种情况下,对于塔利班夺取全国政权,第一个给它发贺信的是巴勒斯坦的哈马斯——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的一个巴勒斯坦激进民族主义组织。这种情况下,很可能会有很多被国际社会或者主流价值观挤压没地方去的极端力量,从塔利班的胜利、美国的败退中看到某种激励,反过来激化一些激进的恐怖主义的苗头,重新造成针对美国及其盟国的恐怖袭击回潮。
 
对于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是否是想用美式民主来改造中东,马晓霖教授指出,在美国的观念里,广大的亚非拉国家都是前现代国家,不民主、不自由,没有人权、专制横行、腐败丛生,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当权者强赶下来,换上四五年一换的民选政府。可是美国不了解西亚、北非、中亚阿富汗这样的国家,这些国家都是千百年来顶着现代民族国家帽子的部落社会,它们就像一个橘子,打开一层皮,里面是一瓣瓣的,外来的力量基本上搞不定。也许它们会和美国合作,但是其目的是借狼驱虎,让美国帮忙把对手搬走后离开,根本不打算引入美国的制度。
 
对于美国在叙利亚战争也门战争中是否也犯有以上同样的错误,马晓霖教授表示,因为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的教训,所以美国在2011年“阿拉伯革命”的时候,就变得很慎重,比如说后来的利比亚战争,美国缩在后面,让北约先出面;叙利亚战争时,即使死了二、三十万人的时候,奥巴马也坚决不动手,直到后来疑似发现化学武器袭击,超越了美国的红线,奥巴马才假模假式地发动战争。美国从2011年已经变得很圆滑了,知道自己再也不能陷入第三个战场。
 
对于20年战争给阿富汗带来的变化,马晓霖教授表示,阿富汗人经历战争不止20年,之前还和苏联打了将近十年,两三代人过去了。2019年年底的喀布尔像一个森严城堡,街道上全部是装甲车、荷枪实弹的士兵,高大的水泥防撞墙、防爆墙,这不像是一个城市,更不像一个首都,能看到的军人要比平民多,满街都是残胳膊断腿的平民,到处要饭的乞丐。这是阿富汗20年的一个缩影。这个被战争严重糟蹋的国家在海外有300多万难民,其中大部分还是有钱、有能力跑出去的人,走不了的人只能就地做“炮灰”。这就是阿富汗的状态,也是塔利班能够快速“农村包围城市”的原因,区区八万力量对阵三十万政府军,却没有经过几次大恶仗、没有规模性的战争就取得了胜利,这说明老百姓已经不想打仗了,不管是谁掌握政权,只要结束战争就可以。
 
对于美国前一届特朗普政府的国务卿蓬佩奥宣布撤销此前将东伊运认定为恐怖组织的决定,马晓霖教授认为,美国政府对东伊运这种包庇的态度,暴露了它干涉中国内政、反恐双标的问题。第一,美国的这种双重标准,直接导致了人们认为它的反恐带有私心,而不是出于公益。第二,各国对美国反恐的支持不是一尘不变的,最开始大部分的国家都支持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是因为美国遭受了恐怖袭击,而恐怖分子就藏在阿富汗,但后来出现了更多的立场变化、利益变化,各国就会开始分道扬镳。
 
对于喀布尔机场恐袭、飓风“艾达”的登陆、新一轮疫情的爆发等诸多挑战使得拜登面临关键时刻,马晓霖教授指出,其实这诸多的问题都并非因拜登而起,只是最后却需要他来收尾,可是这“临门一脚”却又没有踢好。比如美国的撤军问题,这是特朗普留给拜登的,虽然说撤军符合美国几任总统的战略,但是最后却撤得如此狼狈,甚至导致出现了新的“疑美主义”,盟国会怀疑美国的情报能力、判断能力、组织能力低下,这些都需要拜登来负责;其次就是国内问题,国内疫情肆虐,经济低迷,而且拜登最近的精神状况愈加不佳,还有一个每天找他麻烦的特朗普,所以拜登哈里斯政府能坚持干满一任就已经是很好了。
 
对于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的首次访问都尤为重视阿拉伯国家,马晓霖教授表示,因为卡塔尔、沙特等这些与塔利班关系渊源很深的国家,会是阿富汗将来重建的重要金主,所以除了感谢、善后、挽尊,美国还想要通过这次访问来展望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的未来,因为塔利班毕竟控制这全国4000万人口,而且也已经承诺要反恐、不伤害美国及盟国的利益,美国总有一天要承认、接纳阿富汗,通过卡塔尔来做这一方面的工作是一种比较好的、委婉的一个方式,因为美国毕竟已经把使馆撤到卡塔尔了。
 
对于美国的后阿富汗时代战略,马晓霖教授指出,美国在阿富汗经营了20年,虽然撤军较为狼狈,但是只要不放弃作为世界领导者的位置,它肯定会关注阿富汗。不通过军事,美国可以动用金融、金援、多边组织的方式,去引导很多国家在未来接受、承认阿富汗,这就说明美国对阿富汗塔利班有很大的话语权,所以塔利班虽然把美军赶走了,但也希望美国的使馆能够留下来。塔利班的未来是需要美国的,甚至从非反恐的角度来讲,塔利班对美国的需要大于美国对塔利班的需要。
 
马晓霖称,对中国来说首先需要坚定一个原则,即“阿人治阿,阿人所有”,这和我们国家一贯的政策是一样的。其次,阿富汗是阿富汗人的阿富汗,不能搞门罗政策,不能替阿富汗人决定他们的未来。当然,中国要与阿富汗建立一个正常的关系,力所能及地帮助阿富汗实现重建,这也是我们的“地理之便”。
 
采访链接:
 
http://www.kankanews.com/a/2021-09-12/0019879478.shtml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