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俄乌冲突刺激德国防务政策大变革

俄乌冲突刺激德国防务政策大变革

据路透社3月14日报道,德国防长兰布雷希特宣布,政府已决定将购买35架F-35战斗机(约50亿美元),以替代德军列装的“狂风”战机,另外再添置15架空客生产的“欧洲战斗机”。这应该是二战后德国支付的额度最大军火款,表明其正式开启重装强军尚武的全新外交和国防政策,也意味着俄罗斯出兵乌克兰不仅震惊了欧洲,而且直接引发德国告别保守型国防政策,并重构欧洲军事力量格局。

 

德国国防政策为何发生颠覆性变化

2月17日,德国总理朔尔茨即对国会紧急会议发表历史性演说,宣布将额外拨款1000亿欧元(约1100亿美元)特殊预算,以快速推进国防现代化,这个数额相当于往常两年的军费。今后每年还将把超过2%的GDP用于国防,大幅度突破长期维持的1.5%左右的军费开支。

德国一夜之间上升为世界第三大军费开支国,仅次于美国(7682亿美元)和中国(1.35万亿人民币,约2090亿美元),告别二战后奉行70多年的和平主义外交和防务政策。德国此举的直接导火线,是俄乌冲突引发的欧洲或北约防务战略自信严重缺失;从深层看,则是美国长期施压、欧洲伙伴改变“德国观”,德国本身对环境和责任认知发生变化,以及欧洲自主意识强化等因素促成。

首先,美国因自身实力下降、重点转移,期待欧洲伙伴特别是北约成员多分担安全责任。自新世纪以降,美国被几场对外战争和几轮经济危机拖累,实力大幅度下降,维持全球霸权有心无力。另外,美国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期待欧洲和北约更多担当防务重任,以便自己从欧洲和中东抽身。特朗普时期,美国几乎退出北约,倒逼大部分北约成员同意大幅增长军费,但德国依然比较谨慎。乌克兰危机的爆发,是拜登政府以直接拱火并撒手不管的方式,使欧洲伙伴无路可退,只能自强自保,迫使德国这只“领头羊”不得不放弃奉行了几十年的鸽派外交和防务政策。

其次,欧洲伙伴总体已翻过历史旧账,乐见德国重新武装并扮演骨干作用,使德国政治领导人和社会逐步放下包袱而轻装上阵。冷战结束后,随着欧洲力量增强,特别是北约和欧盟东扩,大量新欧洲国家逐步向以德法为中心的老欧洲靠拢,对德国长久奉行和平外交及国防政策的好感日益增加。美俄、欧俄关系因北约东扩日益加剧后,中东欧国家因无力对抗俄罗斯的强大压力,寄望于重新武装德国的念头越加强烈。早在2011年,波兰国防和外交部长西科尔斯基就曾表示,“我对德国力量上升的担忧不如我开始对德国无所作为的担忧”。今年2月,德国相继向立陶宛和斯洛伐克派兵,并派战机到罗马尼亚加强空中警戒,直到通过荷兰向乌克兰输出军火,都表明欧洲伙伴特别是曾被德国蹂躏过的中东欧国家已改变对德国成见,渴望其担负更多防务责任。

其三,德国内部思潮变化,推动政府告别沉重历史而建设正常国家。德国因战后长期处于历史负罪感的重压之下,不敢奢望走正常军备道路,主要执政党也尽量回避重新成为军事强国。但是,各党精英无不希望通过改变鸽派外交和国防政策来实现对“正常国家”的身份转化。朔尔茨作出这一分水岭式的决定,在议会受到各党派的热烈欢迎,民间对扩军的支持率也达到70%,这都显示了德国社会思潮的巨大变化。其实,2019年德国国防预算已增长10%达到493亿美元,是过去15年中国防预算增长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德国虽一直强调欧盟战略自主,但由于历史原因,始终无法像法国那样高调地强调发展军事力量。作为全世界GDP排名第四的大国,目前德国军事实力与自身国际地位、国际作用严重不符,也使其领导欧洲、与美国一起成为北约“关键双驱”的意愿受到限制。因此,抓住机遇增加军费可以一举多得。

其四,欧洲防务独立和战略自主意识随着美国减少存在感而日益高涨,也推动德国改变外交和防务政策。默克尔执政时期,德国就曾试图联手法国共同打造一支独立于北约的“欧洲军”,提升欧洲战略自主和防务独立的能力。如今,德国大幅度增加军费,顺理成章。此外,德国此举旨在在延续依赖北约、欧盟路径的基础之上,提升自身国际地位,实现战略目标。

 

德国新增军费去向和政策变革的影响

兰布雷希特指出,与其说德国“扩充军备”,不如说德国是在“解决最基本需要”。此前,德军装备是以“和平时期”为标准,相比于英法等欧洲大国,德国的许多军事装备老化并且缺乏维护和保养,此次提升军费,将发展与国家战略目标相匹配的武装力量。

据兰布雷希特解释,新增军费将首先用于增加最基本的个人防护装备,如防弹背心、头盔、保暖衣和夜视仪等装备。此外,购买直升机和坦克也在计划之内。也有德媒报道说,新增军费将用于采购包括F-35战机在内的大型武器装备。据德国内部文件披露,共有340亿美元可能流入多国合作军备项目,包括投资法德共同开发的主战坦克,欧盟伙伴研制的无人机——朔尔茨曾明示会在这两个项目上有所投入。德国也考虑与英国一起投资新火炮系统和弹药,与荷兰合作开发新护卫舰和机载平台,与挪威合作开发新潜艇技术。来自自民党的德国财长林德纳强调,“我们的目标,是在未来10年拥有欧洲最强大、最有效的军队之一”。

德国突破历史局限大幅增加军备,对欧洲外交和安全格局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会对欧洲内部关系、经济和产业分工等产生大幅影响。

首先,德国告别和平主义政策,走上正常国防道路,将增加自身话语权和影响力。德国是世界第四大经济体,是欧洲第一经济、政治和制造业大国,也是美国特别倚重的欧盟和北约伙伴,还是事实上的欧洲和北约欧洲成员领袖,尽管默克尔结束16年任期后这个地位会受冲击,但是,依然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替代德国的特殊地位。

德国作为二次世界大战发源地,其战败国地位限制了自身军队的规模和军备水平,长期维持着欧洲一流国家、一二流外交和三四流军备的状态,军力排在全球第15位,军费一直维持在GDP的1.5%,是典型的本土和有限防御型国防军。美国和部分北约盟友曾敦促德国多作贡献,避免成为北约链条上的“薄弱一环”,但德国历届政府一直对此消极应对。

据相关信息统计,2021年德国人口8404.8万,GDP为4.2万亿美元,国防预算为588.4亿美元,现役武装力量约18.5万人,另有8万多文职人员和3万预备役人员。德国武装部队包含海陆空、支援服务、医疗、网络和信息等基本单元,以及数量有限的常规武器,此外并没有任何进攻性武器和战略装备,如大型军舰、潜艇、中远程导弹,更没有核武器。二战后,美国第七军常驻德国,既承担监督德国军事崛起的任务,也承担保卫德国的使命。

随着德国每年增加数百亿美元的军费开支,其常规军事力量将扩大规模、改善质量,虽然未必可以达到英法等欧洲伙伴的水准,但和过去相比肯定会发生长足进步,也必然因为军力增加而发挥更大作用,拥有更大话语权,尤其在欧洲外交和防务方面。

其次,可能激化德俄新旧矛盾,使俄欧关系更趋复杂。德国战后长期采取温和的东方政策,包括不主张北约无限制东扩以免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由于欧洲太过依赖俄罗斯能源,德国也采取了相对温和的政策,成为沟通俄罗斯与西方的重要桥梁。俄乌冲突爆发后,德国反应强烈并激烈抨击俄罗斯,停止认证“北溪2号”能源项目,大幅增加军费,并积极推动欧盟制裁俄罗斯,扮演起欧洲主心骨和代言人的角色。上述表现已令俄罗斯不快,俄副总理日前暗示,不排除切断“北溪1号”能源线的可能。

德国历史上曾大规模入侵苏联,并给后者造成巨大民族灾难,因此,德国强军和重武之路,是俄罗斯及东欧各国十分忌惮的。路透社认为,德国将强化作为全球主要大国的角色,以强大军力为后盾,推行坚定的外交政策。欧亚军事格局将出现不利于俄罗斯的新变化,如果俄罗斯用历史问题大做文章,将使俄德关系、德欧关系乃至德美关系复杂化。尤其是,如果德国选择从战略上摆脱俄罗斯天然气,俄德关系将更趋复杂。

其三,德国军事工业将得到振兴,并拉动经济发展。德国增加军费开支后,每年将可观的费用投入军工企业,或自制常规武器,或与其他欧盟或北约伙伴联合研发、生产武器装备。据专家测算,军费开支增加利弊过半,但总体上将能促进经济发展,呈现同比增加的特点。显然,德国军费大幅度增加将夯实原本就比较强大的制造业,刺激德国经济保持繁荣。

其四,增加和增强德国与欧盟、北约伙伴乃至美国的合作,进一步提升德国的大国和欧洲核心国家地位。德国军费增加也将强化欧洲大国的制造业和经济发展。可以预见,未来德国与欧盟各国间的军事合作必然更加紧密,采购订单和合作研发计划将加速开展。当然,也有专家认为,德国防务政策调整无法为国家和地区安全带来任何益处,因为困扰欧盟安全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结构问题。

乌克兰显然已成为俄欧、俄美之间的长期伤口,美国也将长期以乌克兰为借口推动欧洲消耗俄罗斯,将冲突常态化,持续使欧洲陷入军备恐慌。因此,德国军备扩张后,美德军火生意将有进一步合作,北约也将进一步提升整体军备规模。这种军事、外交和经济多重利好,会进一步凸显德国的地位。

 

原文链接:

https://s.cyol.com/articles/2022-03/17/content_1VAANjTl.html?gid=nDMbAyk4

首发于《中国青年报》2022年3月17日

 

作者 :

张硕,浙江外国语学院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马晓霖,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