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粮食危机可能成为阿拉伯世界社会稳定失序的导火索

粮食危机可能成为阿拉伯世界社会稳定失序的导火索

作者:韩小锋 

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阿拉伯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自2月24日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以来,全球粮食市场禁售、减产等消息不断,粮食和农资价格不断高涨,加大了全球粮食供给和贸易的不确定性。《阿拉伯新闻网》4月4日报道说,如果俄乌冲突不能很快停止,粮食供应短缺和食品价格飙升,可能在阿拉伯世界引发继“阿拉伯之春”后的又一次大规模街头运动。就目前情形看,阿拉伯国家已经深陷粮食安全危机。

阿拉伯国家粮食进口高度依赖俄乌

俄罗斯和乌克兰分别是世界上最大和第五大小麦出口国。联合国贸易统计数据库显示,全球有50个国家依赖从俄乌两国进口小麦,阿拉伯世界更是高度依赖从俄乌两国进口粮食。《阿拉伯改革倡议》3月11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整个阿拉伯世界对俄乌两国小麦的进口依赖程度超过50%,其中俄罗斯为34.4%、乌克兰为15.9%。俄乌战争爆发后,基于本国粮食安全考虑,俄乌两国先后下令禁止粮食出口,阿拉伯世界的粮食安全顿时成为一个紧迫问题。

国际市场化肥价格飙升,也是影响阿拉伯世界粮食安全的另一个因素。俄乌也是全球包括钾肥和尿素在内的几种关键化肥的主要出口国。3月10日,俄罗斯宣布暂停本国化肥出口,乌克兰也在3月12日宣布暂时禁止所有类型的化肥出口,直接导致国际市场化肥价格飙升。由此,粮食生产成本预期增加,进一步导致了粮食价格的攀升。

联合国粮农组织表示,俄乌冲突将扰乱乌克兰的春耕、播种和劳动力等资源,这对几个月后的全球粮食供应可能造成很大影响。有分析认为,粮食短缺可能在面临财政困难和粮食安全危机的阿拉伯国家发抗议潮和不稳定。事实上,这种情况已经在阿拉伯世界零星出现并迅速扩散。

阿拉伯世界深陷粮食安全危机

即使在俄乌冲突暴发之前,粮食短缺的阿拉伯国家也没有得到足够的粮食供应。人们也许不会忘记,波及中东并延续10年的“阿拉伯之春”,也曾被称为“面包革命”。区别在于,当年的街头运动始于低收入者没有钱买面包,今天的危机更多的却是因为生产面包的粮食不足。俄乌冲突致使贸易中断、粮食价格上涨,阿拉伯世界酝酿着新的经济和社会危机。

在伊拉克和苏丹,民众对政府不能保障粮食供应和食品价格上涨感到失望和不满,过去几周已多次爆发街头抗议活动。在也门,数百万贫困人口的基本食品需求变得更加难以满足,一半以上人口已经面临严重的粮食短缺。在黎巴嫩,经济危机使超过四分之三的人口陷入贫困,其中22%的家庭没有粮食保障,此次俄乌冲突的直接和间接影响,将使黎巴嫩粮食安全状况更加恶化。埃及是阿拉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进口国,俄乌冲突导致埃及小麦和葵花籽油价格已经上涨,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约三分之一人口生活难以为继。在叙利亚,长期战争导致90%以上的人口生活在贫困之中,俄乌冲突导致俄叙中止了2021年12月签订的供应100万吨小麦协议,叙利亚食用油等产品价格翻了一番,很多人正处于无法获取或负担不起食物的困境之中。

除此之外,俄乌冲突还引发了人们的担忧——阿拉伯世界许多人依赖的国际援助,大部分可能被转移到乌克兰,这也会直接威胁到他们的粮食供应。

阿拉伯世界的粮食安全本就很脆弱,新冠疫情已经让部分阿拉伯国家经济疲惫不堪,俄乌冲突导致的全球性粮食危机,使得阿拉伯世界的粮食安全更加失去了保障。即便是能源收入丰厚的海湾国家,目前也在积极寻求其他粮食进口途径。

粮食危机 贫困人口的“无法承受之重”

阿拉伯世界要在国际粮食市场寻找替代来源进口粮食,也面临多重挑战。首先,危机形势下,许多小麦生产国采取了保护性政策限制小麦出口,以保障本国粮食安全。其次,能源价格上涨导致粮食产品运输成本增加,从美国、加拿大、阿根廷、澳大利亚等小麦生产国进口小麦的运输成本明显高于从俄乌进口。第三,由于疫情等原因,严重依赖从俄乌进口粮食的阿拉伯国家几乎都已出现财政不济的情况。

总之,俄乌冲突引起的全球性粮食危机很难在短时间内消除,对阿拉伯世界的贫困人口而言,这是他们“无法承受之重”。当粮食短缺、食物价格飞涨,穷人无法养活自己的家人时,他们就会走上街头——正像当年“阿拉伯之春”暴发时那样。未来一段时间内,食物短缺可能成为阿拉伯世界社会稳定失序的导火索。

本文原载于《中国青年报》 2022年4月8日,原文链接:https://s.cyol.com/articles/202204/08/content_1RX7MMuL.html?gid=4LkvKv17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