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巴铁”换帅无碍中巴关系大局

“巴铁”换帅无碍中巴关系大局

作者:马晓霖 

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

   4月13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致电夏巴兹·谢里夫,祝贺他当选巴基斯坦总理,高度肯定中巴关系既往发展,并对中巴“铁杆”情谊不断升华寄予厚望。此前两天,巴基斯坦议会选举夏巴兹为第23届总理,取代同日被罢免的正义运动党领导人伊姆兰·汗,任期于明年8月新一届大选举行前终止。“巴铁”换帅是巴基斯坦政治力量博弈的结果,既不会改变巴未来外交大势,更无碍中巴关系大局。

    11日,342个席位的巴基斯坦议会选举新总理,夏巴兹以174票的微弱优势险胜,暂时结束延续一周的宪政危机,并将以70岁高龄带领这个南亚大国进行过渡。由于伊姆兰·汗领导的反对党联盟拥有168个议席,且依然保有扎实的民意基础,因此,夏巴兹麾下的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和人民党联合政府依然比较脆弱。

    巴基斯坦多年来有两大突出政治现象:其一是政府轮替频繁的不确定性,其二是无论哪个党派执政都维系与中国“铁杆”邦交的确定性。夏巴兹当选后在议会发言即重申,将加强同中国等传统友邦的关系,同时也努力交好印度和美国。12日,夏巴兹会见中国临时代办时重申,“巴中深植于两国人民心中,坚不可摧,无可撼动。”他甚至对媒体表示,中国是巴基斯坦外交中排序头号伙伴。

    除巴基斯坦各党始终恪守对华友好、对华优先这个基本国策外,夏巴兹本人的经历也证明,他对中国只会亲善有加而非偏离轨道。他主政家乡旁遮普这个全国超级大省期间,既是“钢铁大王”也是“基建狂魔”,所推动的几个重大基建工程,都是中巴经济走廊的骨干或标志性项目。

    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重夺失去3年的政权,延续巴基斯坦没有一位总理能任满荣退的历史,也开创了两个新纪录:总理被弹劾下台,一家产生两位总理——此前,夏巴兹的哥哥纳瓦兹曾3次成功组阁。

    夏巴兹比纳瓦兹更会处理与军方关系,重视在伊斯兰堡和拉瓦尔品第两个权力中心间维持平衡木。饶是如此,夏巴兹执政班子能否维持稳定,能否坚持一年半并在未来大选中守住现有成果,尚有待观察。被夏巴兹策动罢免的伊姆兰·汗及其党团联盟依然拥有168票,堪称强大反对党。在多党政治国家,与执政党席位接近的反对党往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因此,夏巴兹执政将面临诸多坎坷。

    2017年7月,第三次担任总理的纳瓦兹因涉嫌腐败并失去军方支持而被高等法院取消任职资格,次年又被判10年监禁。那次“倒阁”运动的最大推手、前板球明星和正义运动党领导人伊姆兰·汗在2018年7月底举行的大选中高举反腐败强经济大旗,一举夺得270个议席中的115个而跃升第一大党,并与几个小党组成联合政府,打破传统两强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和人民党轮流坐庄的周期律。

    作为“政治素人”的伊姆兰·汗虽未完全兑现“伊斯兰福利国家”和“新巴基斯坦”的竞选纲领,但执政近4年半期间也新增了550万个就业岗位,远高于过去10年的平均值,且在应对新冠疫情、落实全方位公共福利政策和健康保险计划方面受到基层百姓欢迎。不过,长期经济凋敝积重难返,疫情持续拖累以及俄乌危机导致大宗产品涨价,加剧了通胀和外债压力,让反对派有了诟病和发动弹劾的口实。

    伊姆兰·汗丢掉政权的第二个“滑铁卢”是失去军方信任。由于经济业绩不佳,军方无意为其失败背书而逐步拉开距离。伊姆兰·汗关键时刻外交不慎,又触怒素来重视对美交往、巧妙平衡大国关系的军方。2月24日,俄罗斯出兵乌克兰当天,伊姆兰·汗做客莫斯科引发美国不满,并由此给巴基斯坦军方带来巨大压力,也让反对派伺机发难翻盘。

    4月3日,议会副议长卡西姆·苏里以外国干预为由,否决反对派联盟针对伊姆兰·汗的不信任动议。伊姆兰·汗则建议解散议会并在90天内大选。总统阿尔维批准这一建议并称伊姆兰·汗担任看守政府总理。但是,最高法院受理反对派联盟上诉并判定副议长否决不信任案动议违宪,还裁定总统批准令无效,下令立即恢复议会并就不信任案进行投票。10日夜,经过13个小时辩论,伊姆兰·汗告败并率大部分同盟议员辞职。

    伊姆兰·汗并未深谙军队的定国神针作用,与其说他得罪了美国,不如说他偏离了传统平衡之道,未能维持大国关系和南亚力量平衡,维持宗俗和军政关系平衡。分析家认为,伊姆兰·汗拒绝美国在撤离阿富汗后设立基地及充当“民主国家”伙伴,反而亲近俄罗斯,这让军方担心美国会由此更加偏袒传统对手印度。此外,他拒绝军方看好的情报部长并与土耳其强化穆斯林联盟,难免让军方担心他要效仿埃尔多安政府压制军方势力……

    总之,经济运行不良和失宠于军方,导致伊姆兰·汗政权结束和夏巴兹上位。而月初一项网络民调显示,68%的巴基斯坦人支持伊姆兰·汗提前大选的决定,84%的人认为他还将赢得下届大选。不难预料,下一步巴基斯坦政局动荡将无可避免。

    (《北京青年报》 A02 2022年4月16日)

原文链接:
http://epaper.ynet.com/html/2022-04/16/content_396368.htm?div=-1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