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教授谈“习拜会”后的中美关系

马晓霖教授谈“习拜会”后的中美关系

    11月23日,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举办“全球发展倡议与全球安全倡议背景下的中非合作暨第二届中非安全与发展论坛,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院长刘鸿武教授致欢迎词,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吴鹏、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徐步大使、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前院长季志业研究员、等数十位专家学者与会。

    浙江外国语学院“西溪学者(杰出人才)”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马晓霖教授应邀在主旨发言阶段演讲,题目是《巴厘岛峰会与中美关系》,以下是马晓霖教授发言全文:

 

    从巴厘岛峰会看中美关系.

 

    在论坛开幕式上,许多专家学者都谈到了大国关系、全球化问题、战略性问题、包括从整体背景下看非洲大陆的经济发展安全问题。我们常说,“不谋全域不足以谋一域”,如果我们不了解全世界的格局、大国间关系、大国力量变化,我们对一个地方的动态或者静态埋头研究毫无意义。反之,当你就一个问题研究到一定的深度以后,如果还想要对此进行突破,你发现你还得回头去补大国关系与世界格局的课。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既是地区问题专家,但我们首先应该是国际问题通才,我想大家可能对此越来越认同。很多年前我就发现,研究国际问题离不开考虑美国的因素,因为美国是当今的霸权,美国无处不在。

 

    非洲是中国外交的重点。长期以来,我们的外长每年第一次出访都是前往非洲。美国虽然对非洲投入的资源力量小,但美国在非洲设有战区司令部,因此非洲也是美国全球战略板块中一个重要地方。至少从大国角力角度来讲,美国从来没有把眼睛离开过非洲,就像美国的视线从未离开过亚太一样。

 

    回到今天的主题,巴厘岛中美面对面峰会是继一年前习近平主席与拜登视频会晤之后非常重要的一次会晤,也可以说是这些年来中美关系发展历程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峰会。这次会晤时间长达三小时12分钟。新华社公布的会晤内容长达3000多字,虽然比一年前会晤报道少1000字左右,但这次会面的意义和分量有所不同。

 

    首先从内容来看,双方都强调了核心问题,尤其是中国的核心问题。习近平主席明确地向拜登表示了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的第一条红线,台湾是中国最核心的利益,也是引发中美摩擦的第一个爆点。此外,不同于此前的元首会晤场合,习近平主席向拜登强调了中国的一个“两不一无意”:中国不打算改变现有世界秩序,即二战后“美国治下的和平”体系,包括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卫国际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等等一个体系。中国不打算改变这个体系,就意味着不改变今天“美国治下的和平”这一世界格局。第二,中国从不干涉美国内政。这一点实际上是要求美国也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实际上中国没有意愿和也没有干涉美国内政的传统。第三个,中国无意取代美国。即使中国强大,也无意与美国争霸,也不与之针锋相对。我认为这几点为中美关系发展定下了主要框架。

 

    而拜登政府的态度由一年前的“四不一无意”变成了“五不四无意”,增加了这更为详细的提法,包括无意与中国脱钩,无意围堵中国等等。具体内容因为时间问题我在此不做一展开。以上说明拜登想进一步安抚中国,希望在中国核心利益方面、涉台方面、经贸关系方面,产业合作方面,给中国吃个定心丸。

 

    对于这次会谈,我们要往前再回顾一下。此前美方多次释放出要在巴厘岛举行美中峰会,但是中方迟迟不做回复。我认为主要基于两个原因,一个是中国认为美国拜登政府言而无信,说一套做一套。第二个原因是美国中期选举在即,美国国会两党博弈到底是驴胜还是象胜,前途未卜。如果拜登是个“跛脚鸭”总统,那么跟他谈意义不大。

 

    应该说,在峰会举行前夕美中期选举基本上大局已定,民主党控制参议院多数席位,而共和党也没有在众议院实现“红色风暴”只取得微弱多数。这种情况下,美国的国会更加对立,两党也是愈加对立,社会将进一步分裂。有观点认为这有利于拜登后两年的执政。我认为,未来两年美国内部会更乱,比如两党互相起诉对方的总统或者前总统,两党还要合起来要把特朗普踢出政局,但特朗普随后宣布竞选下届总统,那么,共和党会不会就此分裂成两个党?或再成立一个“特朗普党”等都无法得知。

 

    在这种情况下,中方同意举行峰会。巴厘岛峰会的召开地点不是在美国总统下榻之处,也不是在第三方中立地点,而是拜登带着他的官员驱车从10公里之外到中国代表团驻地。从电视直播可以看到,习近平主席到达会场,拜登晚了一点,随后小跑进入会场,一副谦恭和积极的样子。这些本身就说明了“中升美降”的变化,美国信心不足,在走下坡路,在很多方面有求于中国。

 

    实际上,拜登上台以后,虽然在技术以方面,美国与中国搞“断离舍”,甚至进一步在半导体和芯片方面遏制中国,贸易方面也没有取消对中国出口美国商品的高关税;另外,推到北约搞亚太版。但是,欧洲看到了俄乌战争中美国牺牲欧洲以谋求自己霸权的真面目,美国通过消耗俄欧两强来达到维持自己一霸独尊,或迫使欧洲伙伴继续维持跨大西洋关系,继续跟着美国,也看到美国实际抛弃乌克兰,变相出卖乌克兰,同时还通过战争发大财,向欧洲出口军品,高价售卖能源等等,损人利己。

 

    此外,美国不但在军事上给欧洲制造了二战以后的最大危机,使欧洲由平时经济半转向战时经济,这对欧洲是一个巨大打击。

 

    另外美国还在经济上对欧洲伙伴下刀,拜登最近签署抗通胀法案,这个法案一反美国传统,即对中国和其他伙伴的反倾销、反补贴报复,美国政府开始补贴美国汽车制造业。试想,欧洲国家如德国、法国、意大利都是汽车生产出口大国,美国搞补贴就是搞不公平竞争。同时,日本、韩国也是汽车生产大国,它们也会成为美国抗通胀法案的牺牲品,这都进一步暴露了美国自私。不管欧洲还是亚太国家,实际上都看到了美国这种猥琐、当大不像大的样子。

 

    所以,在这次巴厘岛G20会议期间,习近平主席会见了意大利、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领导人等。澳大利亚态度变化尤其明显,执政和在野党都转向对华改善关系。韩日新政府上台以后,跟美国跑得比较近,但这一次对华表态是有明显回转。

 

    再说此前访华的德国总理舒尔茨,这是三年多来西方主要领导首次到中国来访。法国总统马克龙原计划与舒尔茨一同访华,但是舒尔茨为了突出德国地位拒绝了马克龙,马克龙不得不在后面排队,计划在今年底或明年初访华。其实欧盟整体也对中国发生了跟以前不一样态度转变。这一切都证明,俄乌冲突引发“俄乌幸我有幸”之结果,对中国又提供巨大的战略机遇期。

 

    最后,我话题落到非洲大陆。我认为非洲大陆是中国值得好好投入开发的地区。正如前面专家学者提到的非洲存在债务风险,非洲很多国家是中国提供的贷款。下一步,咱们要把一带一路做得更好,让非洲人看到它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可以考虑通过一系列资源整合,把我们的产业加快转移出去,继续改变市场和资源两头在外的局面,可以用非洲的资源来抵消一些债务。

 

    另外,非洲的现代农业非常值得开发,比如苏丹,当年葛洲坝集团建起了“尼罗河上的三峡”,使苏丹农业用水情况得到大幅度改善。苏丹有大量可耕种土地,充分的光照和较高的温度,非常适合搞现代农业。我前几天在浙江柯桥参加了浙江省和新华社举行的“柯桥论坛”,我提到,柯桥是“世界纺都”,可否考虑在苏丹大面积种棉花,在那里开拓纺织业,把生产基地前移到非洲,带动当地农业、加工业、轻纺工业发展,解决大量就业和税收。我们也省去从中国向海外出口成衣的运输成本,加快中国和非洲的共赢。(孙远根据录音整理)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