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文 | 马晓霖
 
这几天,阿富汗相继有两条“表面喜讯”传来,一是塔利班宣布2月底将与美国签署撤军协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发布声明称,美国计划于2月29日和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另一个是,推迟近5个月的阿富汗总统大选结果出炉,加尼实现连任。不过,塔美谈判从来就一波三折,外界不敢期待过多;加尼胜选却未获得对手承认,民选政府权争与混乱必将给和平进程投下新阴影。和谈与大选双击下的阿富汗局势,依然充满变数且前途莫测。
 
2月17日,塔利班驻卡塔尔办事处发言人沙欣宣布,塔利班将与美国在2月底签署撤军协议。沙欣称,根据这一协议,“所有外国军队都将离开阿富汗。我们也不允许任何人利用阿富汗的土地来对付另一个国家。”他还透露,协议签署后将有约5000名塔利班战俘获释,随后,阿富汗各派将开启和解谈判。阿富汗政府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当天在内阁例会上确认,塔美撤军协议确已搞定。
 
18日阿富汗政府、塔利班和美国三方披露了更多细节:如果塔利班尊重与美国达成的为期一周的“降暴”承诺,停止汽车炸弹、路边炸弹和人体炸弹袭击,不再攻击外军和政府军,撤军协议签署仪式或于29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协议生效后,美国将目前在阿富汗的1.3万军人压缩至8600人,18个月内所有外军撤离阿富汗。据报道,塔利班高层已授权谈判团队签署最终文本,塔美谈判代表将于23日在多哈再次会晤,磋商签署仪式的具体时间、地点和其他相关事项。
 
特朗普首次角逐白宫时,曾发誓结束立国以来耗时最久且代价极高的阿富汗战争,只保留有限兵力和装备在这个亚洲腹地国家。但是,塔利班强调外军必须全部撤出才能停火并与其他派别和谈,而且始终不承认阿富汗民选政府,双方一直陷入边打边谈、以打促谈、以打压价的状态。近一年半以来,塔美均显示出一定的灵活性并加快谈判进程,去年9月几乎签署撤军协议,只是因为塔利班违约发动持续袭击,迫使特朗普叫停谈判进程。
 
如果本月底签署撤军协议,美国及北约盟友将根据时间表陆续撤离在阿富汗的军人,即使变换身份保留少量美国军人和基地,特朗普都可以宣布,长达18年的阿富汗战争已由他结束,进而给自己今年连任竞选增加筹码,也给阿富汗当代史划上一道分水岭。
 
撤军协议达成固然是各方和平意愿的结果,但从博弈角度看更是塔利班的胜利。18年鏖战后,最终从阿富汗出局的是外国军队而不是试图被消灭的塔利班武装,美国又一次在未获军事胜利的谈判桌上被迫签署停战协议。这个结果当然不会动摇美国霸主地位,因为阿富汗毕竟是世界大棋盘的一个局部,但是必定会大长塔利班的威风和士气,并对阿富汗由战转和进程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相对塔利班而言,受国际社会广泛支持的阿富汗政府原本弱不禁风,失去对半数以上国土的有效控制和治理,再抽离美国强大的军事支持和保护,阿富汗政府在合法性不被塔利班承认的基础上,平添一分生存风险。换言之,随着外军主力部队撤离,阿富汗战场的主要矛盾必然发生转换,即由过去的美军为主、多国部队、政府军及其他派系力量为辅与塔利班的对决,替换为政府军及其国内盟友与塔利班的博弈,这无疑是上世纪80年代末前苏联撤军阿富汗历史的惊人再现,而未来阿富汗能否避免又一轮数十年内战,实在令人忧心。
 
雪上加霜的是,阿富汗政府日益陷入分裂,并因18日的总统选举结果进一步凸显和扩大。阿富汗独立选举委员会宣布,加尼获得50.64%的选票无需进入第二轮选举而实现连任。然而,他的主要对手阿卜杜拉宣布自己竞选获胜,并指责官方统计不合法,称加尼竞选胜利是“一场政变”。这一幕几乎重复了上一次总统选举的脚本。加尼微弱的胜利不仅表明双方支持者的力量接近,还表明阿富汗社会特别是世俗力量的深刻分裂与对立,以及西式民主在这个传统部落社会的严重水土不服。
 
加尼与阿卜杜拉长期失和、势均力敌以及再次爆发的宪政危机,对塔利班而言可谓利好。因为在美国撤军以后,主要宿敌陷入内斗并自乱阵脚,这不仅会削弱政府和世俗力量与塔利班谈判的力量和底气,还白白送给塔利班分化瓦解对立面的机遇,必然增加塔利班未来影响和主导阿富汗前途的胜算。考虑到阿富汗由来已久的马赛克式内部族群矛盾,以及众多域外国家的长期插手,美国撤军后的最坏结果是重陷内战,“阿人治阿”恐将遥遥无期。
 
文章原载于北京青年报
话题:



0

推荐

马晓霖

马晓霖

191篇文章 1次访问 15天前更新

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