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阿富汗内战渐酣前景晦暗

马晓霖:阿富汗内战渐酣前景晦暗

距9月11日美国计划完成撤军还有一个月,阿富汗局势已岌岌可危,塔利班置国际社会“不要武装夺权”的强烈呼声于不顾,快速扩大控制区,宣布进行战略调整围攻大中城市,并派突进队潜入喀布尔试图采取“斩首”行动。种种迹象表明,阿富汗内战规模正在扩大,烈度不断升级,和平前景晦暗不明。
 
8月起,长期坚持农村游击战的塔利班宣布改变战略,进入城市攻坚战新阶段,以报复美军和政府军的近期攻势。据报道,塔利班武装包围南部中心、第二大城市坎大哈,以及毗邻赫尔曼省首府拉什卡尔加以及西北门户赫拉特。本周,小城拉什卡尔加几乎失守,政府军一度动员市民撤离,为大规模空袭让道。如果拉什卡尔加陷落,将是塔利班的标志性胜利,是其20年来夺回的第一座省城。
 
塔利班宣布战略转折,表明已决心啃下几块硬骨头,积累攻城经验,积攒必胜信心,继续向失去外来保护的喀布尔政府加压,迫其做出重大让步。美国等北约部队已陆续离场,阿富汗战争内战色彩越发浓烈,但是整体而言,双方仍处于旗鼓相当、战略相持的关键阶段。
 
从控制范围看,塔利班宣称已拿下85%的国土,但喀布尔政府仍掌握着几乎所有省会城市。塔利班不仅基本控制传统势力范围——主体民族普什图人世居的东部和南部,打通了横贯国土的南部国际走廊,近期还翻过兴都库什山向北方拓展,两次局部攻占北方要津昆都士。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7月21日承认,塔利班已夺取全国419个县中的212个或214个……正对全部34个省城中的17座进行外围施压,阿政府军被迫放弃县级行政中心而力保省城不失。
 
从军事实力看,喀布尔政府占有压倒性优势,各种正规武装合约30万人,包括野战部队和机动部队18万人;塔利班武装估计5.5万至8.5万人。政府军拥有各种轻重武器、夜视仪等先进装备,以及多达167架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塔利班基本依靠轻武器,以及火箭弹、迫击炮和部分防空及反坦克武器。塔利班部分先进武器通过缴获政府军武装补充,正因为如此,美军将部分带不走但又不放心留给政府军的重装备和军事设施索性炸毁。
 
从财政能力看,喀布尔政府为唯一国际承认的合法政权,坐拥所有国际援助和税收资源,大部分经费来自美国,其每年50亿至60亿美元军费中,75%也由美国买单。塔利班主要依靠毒品交易和对控制区人口征税解决财源,岁入约为3亿至15亿美元。尽管如此,联合国监控机构认为,塔利班“不差钱”。分析家认为,塔利班至少目前只管攻城略地,不管发展社会经济,属于“轻资产运营”,但如果掌握了更多城市和人口,财政压力会陡增。
 
从战斗士气看,喀布尔政府总统+CEO式的“二元领导”畸形权力结构及复杂派系,影响治理的统一、专注和效率,消解合法政权的先天优势,缺乏规划、领导乏力并政出多门,民心和士气向来不旺。近年来不断加重的伤亡、溃败以及被美国抛弃,导致不少士兵逃逸、投降或倒戈。塔利班尽管内部也有派系江湖,但在保守意识形态和宗教狂热熏陶下,始终表现出好战、进取和更强的凝聚力,甚至没有弃绝过人体炸弹攻击。
 
从国际关系看,喀布尔政府得到绝大多数国家和国际组织承认。而塔利班也在快速获得合法地位而逐步走向前台和权力中心。尽管塔利班没有割舍原有的行事风格,包括搜捕、处决曾与外军合作的翻译官,但同时也在试图打造金盆洗手、浪子回头的形象。
 
从发展趋势看,塔利班以“抵抗武装”自居,视喀布尔政府为“外国傀儡”,将其与外军间的较量形容为“入侵”与“反入侵”、“占领”与“反占领”。这种道义自诩使其对整个国家志在必得,无论和平谈判还是军事角力,都只是手段和包装。塔利班近期升级战略,旨在以夺取一两个大城市凸显实力和震慑对手。因为以目前双方综合力量对比,塔利班不具备通过速决战夺取政权的可能,双方陷入势力范围割据和战略对峙僵持会是大概率。
 
塔利班的诉求十分明显,即使不完全推翻喀布尔政府,也要和平接管大部分政权。谈不妥就大打出手,包括直接袭击国防副部长等高官宅邸,甚至杀害国际新闻记者等,继续用极端方式制造紧张和恐怖情绪,迫使喀布尔政府和民众就范。不少政府军士兵已逃至邻国求生,大量难民再次涌出国门,达官贵人纷纷远走他乡,外国政府不断提醒本国国民迅速离境避险。
 
英国《金融时报》7月26日刊文称,“拜登从阿富汗撤军可能以悲剧收场。”美国20年阿富汗战争以多方悲剧收场已成定局,现在的悬念是,美军撤离后阿富汗将在内战的血海里还要翻滚多久?
原文链接:
 
http://epaper.ynet.com/html/2021-08/07/content_380746.htm?div=-1
 
(《北京青年报》A02 2021年8月7日)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