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晓霖 > 马晓霖:塔利班必须直面三大挑战

马晓霖:塔利班必须直面三大挑战

自美国总统拜登宣布计划于今年9月11日前将所有美军士兵撤离阿富汗后,塔利班武装与阿富汗政府军之间战事不断。随着时间推移,战局已彻底倒向塔利班一边,目前塔利班武装已基本攻下阿富汗的所有大城市,而根据最新消息,塔利班士兵已从“四面八方”涌入首都喀布尔,阿富汗总统加尼同意辞职,并已借道塔吉克斯坦前往第三国。塔利班重新执掌阿富汗已成既定事实。末谈君日前就阿富汗局势问题采访了国际问题专家、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马晓霖。

Q:现在国际舆论已经开始正视塔利班全面掌权的可能性,很多人关心的一点是,成立近三十年来,塔利班本身是否有什么变化?它的教义有没有变温和?

马晓霖:塔利班的教义没有变化,底色始终是保守的。塔利班奉行的还是正统、传统的教义,比如认为流行音乐是奢靡的,认为女性不能被用来消费,露脸、在公开场合表演都属于女性被消费的范畴。

经过二十多年的颠沛流离,塔利班也意识到必须要从策略上改变自己的形象塑造,但也仅限于策略上的调整,塔利班的教义始终是保守的。如果说塔利班本身有什么变化,主要是在于其内部分化加重,现在塔利班内部分为本土派、海外派、组合派、强硬派,不同的派别又与亲沙特、亲阿联酋、亲土耳其、亲巴基斯坦等不同的势力交织,和美国在奥巴马时代面对的塔利班已经有所不同。

塔利班目前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协调好内部的派系纷争,另一个是需要对塔利班本身进行升级改造。塔利班必须对过去的自己进行革新,开始融入现代社会。如果想要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员,塔利班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统治阿富汗。

Q:既然内部分化这么严重,塔利班靠什么凝聚战斗力?

马晓霖:第一,塔利班的高层组织称为“舒拉”,“舒拉”意为协商会议,是塔利班元老进行集体决策的班子,在塔利班内部有很强的号召力。

第二,由于塔利班此前控制的地区多数是农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逃避管控,能够依靠毒品经济来发展壮大。根据相关报道,如果说阿富汗政府军士兵能拿到一百美元的收入,那么塔利班士兵的收入就能达到三百美元。对士兵来说,参军就是一份工作,他们当然倾向于收入更高的选择。塔利班就是把贩卖毒品获得的收入拿来给士兵发军饷,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充实自己的力量。

第三,塔利班整体是个政教合一的武装,大部分人被灌输了强烈的拯救伊斯兰土地的宗教观、圣战思想,显然比更为功利、腐败的政府军更有战斗力。相比之下,喀布尔政府内部的存在肉眼可见的内耗,2014年8月加尼上台的时候,宣布与对手阿卜杜拉组建民族团结政府,加尼就任总统,阿卜杜拉出任新设立的首席执行官一职。这种“双头政府”现象从未在第二个国家出现,体现了阿富汗政府内部难以解决的派系斗争问题。

Q:如果塔利班“打遍国内无敌手”,最终统一阿富汗,那么未来阿富汗获得稳定的可能方式是什么?

马晓霖:塔利班重新夺取江山,肯定想恢复“伊斯兰酋长国”,即延续政教合一的旧有政权,且由主要民族普什图人控制政权和关键权力。但是,如果从长治久安考虑,阿富汗国家建构必须充分考虑复杂的民族、宗教、派系等因素,否则很难保证持久稳定。

阿富汗兴都库什山脉以北的地区主要是塔吉克人、乌兹别克人、土库曼人等少数民族,加起来大约占总人口的39%左右。兴都库什山脉以南主要是普什图人,占阿富汗42%的人口,而塔利班只能说是普什图人中的一部分。

普什图人内部也存在巨大的派系之争,整体上分三大派:卡尔扎伊为首的派别以首都喀布尔和与巴基斯坦接壤的东部地区为家族主要势力范围;包括坎大哈在内的南部地区更多是阿卜杜拉派系;第三个派系是两个自称是加兹尼王朝皇帝马赫穆德后代的家族,两个家族都声称自己代表“圣意”。

现在谈未来阿富汗的政治重建为时过早,一定要展望,我觉得应当借鉴“黎巴嫩模式”。当年法国结束殖民统治之后,黎巴嫩《民族宪章》规定按教派分割权力,划分了基督徒、穆斯林(什叶派和逊尼派)、德鲁兹人等不同信徒的势力范围。我曾预测过伊拉克将会借鉴“黎巴嫩模式”,而现在伊拉克联邦的政权组织方式就是如此。伊拉克大部分人口是阿拉伯什叶派,国土西部有逊尼派,北部是占总人口23%的库尔德人自治区。目前伊拉克总统由库尔德人出任,总理更多时候是什叶派,其他政府要职由逊尼派掌握。

未来阿富汗也应该是这样,塔利班应该按照阿富汗国内的人口分布,以普什图人为主,塔吉克人次之,打造多民族多派系参与的分权制衡制度体系。通过法律方式把政权利益固化,形成内部制衡,如此一来,国家也就相对稳定了,这对塔利班的执政也有好处。

Q:中国对于阿富汗的利益关切是什么?针对阿富汗局势的行动有什么样的预期?

马晓霖:阿富汗是同中国西部接壤的重要国家,中国的首要利益诉求是希望阿富汗稳定、发展、繁荣,不能给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这“三股势力”提供土壤。“三股势力”一旦与“疆独”产生联系,将对中国造成巨大风险。

不管阿富汗将来由谁执政,中国希望执政者不再实施激进的政策,比如绝不能像曾经那样给东伊运组织提供训练营地。这也是为什么王毅外长最近在同塔利班领导人会面时,强调“东伊运”是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国际恐怖组织,希望阿富汗塔利班同“东伊运”等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予以坚决有效打击。中国希望维护阿富汗局势的稳定,不能使之成为动乱之源,恐怖之源。

此外,阿富汗局势的不稳定还将威胁到中国在阿富汗的大量投资,包括威胁到中巴经济走廊和其他中国在巴基斯坦的投资项目。中国还希望借助阿富汗进一步打通“一带一路”,通过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等地修建中亚铁路网,与中国本土的铁路网连接,以节省陆路运输的时间成本。当然,前提是阿富汗局势稳定。

同时,中国也希望未来阿富汗能够实施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减少美国插手干预中亚地区的机会。阿富汗如果实现了统一,也有望成为印巴之后第三个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的非创始成员。

转载自“末谈国是”公众号

更多文章详见:【专题】阿富汗关键时刻



推荐 21